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千禧年、魔镜、催眠曲和其他不相干的事

【写在开头】
感谢青樱,事实上,这就是送给她的新年礼物。
作文无能党,OOC已弃疗,唯一能保证的大概只有甜度?
拍砖求轻,是真真儿的玻璃心。

“千禧年快乐,以及晚安,Harry……”
Ron几乎连最后一个音节都没说完就打起了呼噜。
哈利合上相册,熄灭魔杖……嗯,新世纪的第一个好觉?

这条走廊好熟悉啊。
再拐一个弯……
这里有间教室没关门?
Harry环顾一下四周,又看看手里的地图,嗯,费尔奇离这里很远。
Harry走进教室关上了门。
厄里斯魔镜?它又回到这里了?
哈利走上前去,觉得镜子似乎比记忆中……小了一号?
还会看到爸爸和妈妈么?
啊,果然。
James和Lily在向他微笑。
Harry推推眼镜,又拿袖子擦擦镜面,想看得更清楚些,当他的袖子拂过Lily的脸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比她高了半头。Harry同时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父母非常年轻……事实上,自己和他们只差一岁了。21岁的James甚至显得比Harry还小一点,Harry心想可能是因为他穿了件过分肥大的套头毛衣,还反戴了顶棒球帽。Lily身上的外套则明显是James的,几乎盖到膝盖,显得她身量又小了一圈。
“妈妈?”Harry哑着嗓子问:“爸爸?”
“嗨,Harry。”
Harry震惊地听着Lily的声音。
“千禧年快乐,Harry,”Lily的声音很温柔:“我们……等一下,我想我们可以过来……”
“退后两步,亲爱的,”James举起魔杖:“一,二,三……”
镜面似乎突然变成了液体,接着,像是一颗看不见的石子落进水面,一圈圈的涟漪开始出现,越来越大……
下一秒,Harry发现自己被Lily抱了个满怀。
“哈!成功!新年快乐,伙计。”James一边奋力从镜面里扯出自己的帽子一边笑着说。
Harry想回答,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Lils,我觉得他需要呼吸……”
“闭嘴,Potter,”Lily松开Harry,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个遍:“天哪,你都这么高了……”
“梅林啊,这小子一来我就没了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我可不记得保护神奇生物司什么时候进行了这方面的立法啊,鲁道夫·红鼻子驯鹿先生,虽然我对你的人类语言水平表示赞赏。”
“梅林啊,Lils,千禧年的第一天就开始言语攻击,可真是不错的开始……”
Lily继续上上下下看着Harry:“怎么样?我亲爱的小南瓜一切都好吗?”
Harry用力点头。
“我们真的很想你,要知道我们甚至没有机会真正参与你的成长,我们真的很抱歉,让你在最需要我们的时间里只有自己可以依靠。但是Harry,我一直相信,我的小南瓜会长成优秀的大人,我想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没错,Pads和Moony每天没完没了地告诉我们你有多棒,”James把手搭上Harry的肩,Harry能感觉到他的手有一点颤:“我简直有点嫉妒……你竟然一年级就进了院队!还有Pads居然给你买了把火弩箭?是叫这个名儿吧?这家伙绝对是疯了,还说他看你在扫帚上的样子就像一辆会飞的法拉利!”
“他……真的这么说?”
“是啊,我作证。”Lily笑着揉揉Harry的头发:“原话是'一辆他妈的要命的会飞的法拉利'。Harry,要知道有多少人都爱着你啊。”
“说到这,伙计,你现在和谁住在一起呢?”
“在Weasley家,我最好的朋友家,他的父母对我一直很好,Weasley夫人常说我就像她另一个孩子。”
“替我们谢谢他们,谢谢他们代替我们成为了你的家人。”
“以及告诉他们我已经是他们家Freddie的忠实顾客了,那小子绝对是个天才,我准备参点儿股份,没准可以有分红……哦对了!那小子告诉我说就他的观察来看,你对他们家小妹妹……”
Harry觉得脸上有点发烧:“呃……我们……”
“你——们——发展——到——哪一步啦?从实招来!”
James拖着歌剧一样的长调唱道,直接把脸凑到Harry旁边,一副“哈哈哈哈哈快看这里有八卦!”的表情。
Harry求助地看向Lily,结果发现她显然和James站在同一阵线,一双盈盈绿眼闪着狡黠的光。
Harry第一次意识到父母双全有时是种“甜蜜的麻烦”。
“我们……从我六年级时开始……”
“哇那好几年了啊!你吻她了么?”
“吻了……”
“干得漂亮伙计,她长什么样?”
“和Freddie一样是红头发,姜红色那种,有点儿雀斑,总之很漂亮……”
James听到“是红头发”时一脸自豪地看向Lily,而后者的脸上写着“有其父必有其子,且两个都是白痴”。
“她比你小一岁?她毕业工作了吗?”Lily问。
“毕业了,现在她刚刚加入Puddlemere联队……”
“她是职业球员?!”James瞪大了眼睛。
“对,追球手,三号位。”
“小子你眼光儿真可以啊!哎,你们这也好久了,有没考虑下……嗯哼?百尺竿头?嗯哼?再进一步?”James兴奋地拍着Harry的肩膀,而Lily狠狠瞪了他一眼。
“事实上,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向她求婚……”
James和Lily交换了一个“哎呦喂挖出一大新闻啊”的表情。
“有什么打算吗?”James问:“时间?地点?”
“我想她肯定会答应的。”Lily笑着说。
“我……实话说我不担心她不答应……”Harry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我就是想……搞得……特殊一点……”
James摘掉帽子,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实话说,这事儿吧,你还真找对人了……”
Lily挑起一边眉毛:“哦?James·Best-Propose-Planner·Potter有何想法?”
“Lily!你知道我们当时设计了多少种桥段啊,结果一个都没用上!”
Lily的眉毛又挑高了一点。
“听着,Harry,找个你们有共同美好回忆的地方,告诉她你要栽棵树什么的,让她帮你挖土,然后,哎?挖出个戒指?……或者请她吃冰淇淋或者别的什么,把戒指藏进食物里,记住一定要是那种她只能小口吃的东西!万一吃进肚子里不是闹着玩的!还可以叫上你们共同的朋友,事先排段歌舞什么的……当时我本来想用《南太平洋》的主题曲来着,还有……”
“为什么这些都没有用上呢?每一个都……很棒啊?”Harry真诚地问。
“那可得感谢一位老相识了,伏地魔先生,他认为1979年的新年夜是个“清理泥巴种”的好日子,我们不得不把一整个村子撤走,一月份的威尔士,你就算给每个人一麻袋金币也没人愿意跟你出门,尤其是在凌晨两点钟!还是Pads发布了一条假的雪崩警报,这才把麻瓜们都骗到了安全区,但是他们还没撤完,食死徒就来了……”
“我们只能先迎战,开始我们并不知道伏地魔亲自来了,但在看到整座山崩塌下来的时候,我们意识到只有他有这样的能力,他们还带着摄魂怪,至少一个排,我们被逼进了一座教堂,他们很快就布下咒语,我们没法幻影移形……”
“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大概要交代在那儿了,我们和伏地魔只隔着一座完全没什么用的石头神龛和一大堆蜡烛……”
“然后你冲我笑。”
“我想至少得保持形象。”
“然后你说'Evans,等咱们出去了就结婚怎么样?'”
“然后你就说那太棒了。”
“然后你把蜡烛变成了一堵火墙……”
“……虽然还是没什么用,至少又争取了点时间。”
“还把一个食死徒烧得够呛。”
“我怀疑那是Mulciber。”
“最后我们跑上钟塔,成功逃脱了。”
“靠当场把烛台变成了门钥匙,实话说我当时都不知道你会这招。”
“后来那烛台还成了我的戒指。”
“再后来我被那几个白痴嘲笑了整整两天,”James学着Sirius仰头狂笑的样子:“'梅林啊!你可真是挑了最……不……恰当(他的手在空中打出一个四三拍)的时间地点啊!'”
“'见证人这方面更是相当……反传统。'”Lily学着Lupin的语调。
“'Prongs你真的把烛台熔化了自己缠了对戒指?'”James学着Peter难以置信的语气:“'手工什么的你确定你没问题吗你连剪头发都能剪到耳朵……还有那你还要不要这对盒子了?这可是正经儿的妖精造……'”
Lily看着Harry陡然阴沉下来的脸色。
“Harry,我知道你在想Peter的事情,但那时候他还是我们的朋友……”
“我们也选择原谅那个作为叛徒的Peter,虽然我们不会忘记……”James耸耸肩膀:“但我们还是选择记住那个作为朋友的Peter。”
“'真正重要的是我们的选择。'”Harry点头道。
“'那才是我们真实的自我。'”Lily轻轻揉乱Harry的头发。
“总之,求婚就把握一个原则,只要人对了,剩下的都不是事儿。”
“没错,和所爱的人在一起,一切就都那么美好。”
“对了,说到所爱的人,我们今天还有任务,Moony和他可爱的太太要你汇报一下Teddy的近况,”James从兜里摸出小本子和铅笔:“Pads问你当教父的感觉怎么样,Freddie问你他的'傻瓜弟弟'的商店情况如何,以及Dumbledore教授问你蜂蜜公爵的蟑螂堆是停产了吗?”
“Teddy很好,今天也在陋居和我们一起,小家伙的头发就没保持三分钟不变色过,大家都说他那个活泼劲儿简直是妈妈的翻版,虽然我倒觉得他很像Lupin教授,尤其走路的姿势,就像这样,有点儿内八字……”
“是不是这样?”James从凳子上跳起来,夸张地开始模仿。
Lily的表情介于“这家伙绝对能拿奥斯卡”和“梅林作证我不认识他”之间。
“当教父的感觉……有点像你既是父亲,又是兄长,是一种责任,但也很开心。我想我更能理解Sirius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和他一样好。”
James蹿回凳子上,抄起铅笔开始狂写。
“至于笑话商店,怎么说呢,用George自己的话说是'来钱如流水'……由于我是最初的投资者,现在我拿到了不少分红……至于蟑螂堆我就不知道了,至少我自己是不怎么爱吃。”
“伙计,在投资领域你竟然赶在我前面了?好吧我又多了一个嫉妒你的理由……”
“Harry你听听,竟然还有当父亲的嫉妒儿子。”
“喂,我有足够的理由嫉妒这家伙!除了一年级就进院队,长了对比我漂亮的眼睛,有Pads当教父,还有机会变成一个超帅的老头子!你知道,成熟男人的魅力什么的,胡茬,皱纹,格利高里派克和马龙白兰度……”
Harry看着James反戴的棒球帽、咬在嘴里的铅笔,以及显然没有胡茬和皱纹的脸。
“亲爱的,”Lily看着Harry:“别理他,就他还马龙白兰度?我看是查理卓别林。”
她顿了顿,然后笑着说:
“我们的时间是短了点儿,但是那也足够好了,我们拥有很多人八十年都不一定能拥有的东西,事实上,单是有了你这一样,我们就足够高兴一百年了。”
“明明是一千年。”James认真地说。
“一千年。”Lily看向窗外,天色正慢慢亮起来。
“好了,伙计,我不想说这个但是你知道,时间有限,现在我们得让你迅速回到睡眠状态……”James摘下棒球帽,折了两折,塞进口袋。
“等下……”Harry一字一顿地说:“新年快乐,爸爸,妈妈。”
“新年快乐,我亲爱的。”
“要不要给这小子来点催眠曲?”

第二天早上Harry是被Ron拆礼物的声音弄醒的。
“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Ron窘迫地用魔杖点着一只八音盒:“唱个没完没了……”
“谁送给你的?”Harry翻身起来,看着那只兀自唱着“Hush little baby don't say a word"的八音盒。
“Ginny,这丫头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给我添堵的机会,催眠曲?她以为我几岁……”
Harry继续听着八音盒,好像昨天的梦里也有一首催眠曲,开头也是Hush little baby……
算了,歌词等会再想,Harry想,反正催眠曲一共就那么几首……
“说到Ginny,Ron,你知不知道她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而且必须要……小口小口吃的?”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