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有关巧克力和三小时的赌约后续

事先说明:写作水平小学二年级。

没关系,只是“呆在他身边”三个小时而已,再说我什么都不用做……我甚至可以坐在他身边大声朗读魔法史课本,我保证他不出五分钟就会崩溃的。白痴波特【此处有加粗】,我保证送给你三小时地狱般的感受,让你宁可去跟哭泣的桃金娘谈恋爱也不想再来找我!
——莉莉在前一天晚上的日记里如是说。
【下文提要:论莉莉埃文斯如何自打脸。】

第二天的礼堂,下午两点半。
“嗨,埃文斯。”
“嗨。”
“嗯……你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莉莉从脚边的书包里掏出一只计时沙漏,“现在开始?”
詹姆看着沙漏皱了皱眉头:“开始。”
“现在要巧克力吗?”
“先不用。”詹姆把桌上的巧克力盒装进斗篷口袋:“我来拿书包……天哪埃文斯你这是装了什么这么沉?”
“魔法史课本。”
“梅林啊,”詹姆夸张地叹了口气:“本来我以为有鱿鱼当情敌已经够惨了,现在还加了个鬼魂……埃文斯,你的品味啊……”
莉莉把手插进斗篷口袋,抢在他前边走出了礼堂大门。

“昨天下雨了。”詹姆轻快地说:“今天挺凉。”
“是挺凉,风还不小。”
“然而也无法阻挡去往霍格莫德的热情啊,我敢打赌今天帕迪芙夫人的茶馆里人满为患。”
“我倒是觉得糖果店会更挤。”
“所以我才要你事先带上巧克力,我实在不想被挤成相片。”
“实话说你不用挤也跟相片差不多薄。”
“埃文斯。”
“嗯哼?”
“我总有一天会证明我绝对是有厚度的。”
“嗯,你的榆木脑壳还是够厚的。”
“榆木脑壳?也不知道是哪个榆木脑壳昨天刚从弗利维那里轻松拿到二十分。”
“我只能说弗利维教授是位慈善家了。”
“你这是嫉妒啊小姐。”
“你这是无据推测啊先生。”

“这是……”
“飞路粉啊。”
“这是要飞到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这些是什么?”
“衣服啊。”
“你到底要干嘛?!”
“去看音乐剧啊。”
“啊?”
“西区故事,我看你在笔记本里夹了一大堆剧照,然后我查了下麻瓜报纸,发现今天有特别场……”(一边说一边往火里撒飞路粉)“于是我想看看这个顺便给我的麻瓜研究课论文攒点儿材料……”
然后莉莉一边经历着“他这是胡闹!……可那是西区故事的特别场!……这违反校规!……可是没人发现!……你不能欠他人情!……可是这票很难搞的不看就没了!大不了回来赔他钱啊!”的激烈心理斗争,一边被拽进了壁炉。

“你确定这么走是对的?”
“确定,我们首先要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上。”
“听着,我宁可穿游泳衣也不会穿你拿的这些……鬼知道你会整出什么奇装异服……”
十五分钟后莉莉从一家餐馆的洗手间里出来,身上是完全合身的马海毛上衣,呢子半裙,以及……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鞋码的?!”
而靠在墙边的某人明显无暇回答:“昨天月亮脸是怎么弄的来着……这该死的……领结……”
莉莉深吸一口气,抢过领结:“我来。”
一边心想绝对不要告诉他他穿西服很好看。

“西区故事”长达两个半小时。
然而莉莉根本忘记了这一点。
中场休息的时候她拿钱包里的“幸运币”买了两杯红艳艳的覆盆子茶,并确实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她只有这十镑钱,刚好够两杯……而且詹姆竟然也很喜欢覆盆子。
两人就着覆盆子茶分掉了那盒巧克力,其间莉莉发现詹姆对巧克力的品味是“越不甜越好”,而詹姆发现莉莉对巧克力的品味是“果仁就是一切”……
最后那块杏仁黑巧经过三轮猜拳大战,进了莉莉的肚子。

散场的时候莉莉拉着詹姆的袖管。
“你真的没有一点方向感吗?这边!”
“我又不是天天在麻瓜剧院里晃荡……”
“可那亮着灯的出口标志你没看见?”
“我看不清啊……”
“你是故意的吗?”
“我不是啊我眼镜上全是雾……这里又不能使魔法……”
莉莉深吸一口气心想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缺乏自理能力了,然后摘掉那副眼镜,(愤怒地)拿自己的裙边擦干净,再架回某人鼻子上。
“埃文斯我好像看见你吊袜带了……?”
莉莉用了全部自制力才没让自己一拳挥他鼻子上。

“夫人!(带着欲与太阳试比亮的笑脸)我一直相信美貌与善良成正比!我们肯定赶不上学校的晚饭了,所以可以给我和这位小姐两杯黄油啤酒和两份您最得意的三明治吗?”
罗斯莫塔笑着端出黄油啤酒和三明治:“今天可别想赊账。”
“可您昨天让大脚板赊走了两瓶火焰威士忌!天啊您果然不爱我了……”
“好了好了,今天看在这么漂亮的姑娘份儿上可以算你一半帐……前提是你得亲她一口。”
詹姆目瞪口呆地看看老板娘又看看莉莉……前者的脸上写着“我只能帮你到这啦”,后者的脸上写着“天啊您要害死我吗”。
“那个……”詹姆费劲地咽了口唾沫:“我还是付账吧。”

在吃完【硕大的】三明治,灌下两杯黄油啤酒【这对保持体温有好处,埃文斯】,并在笑话商店和糖果店扫了一圈货【你知道,埃文斯,Moony跟Wormy就是无甜食不能活星人】以后,两人总算是赶在十点钟之前钻出了独眼女巫雕像。
“那个,埃文斯。”詹姆把书包放下,从里面掏出一张宣传海报:“这个好像五月份上映,我们到时候再一起去看吧?电影好像也是麻瓜文化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

莉莉回到宿舍后意识到如下问题:
一,她还穿着看音乐剧时的马海毛上衣和裙子。
二,魔法史课本根本没从书包里出来过。
三,时间已经过了七个小时。
四,她还答应了詹姆五月份一起去看电影。
五,她和一个男生分掉了一整盒巧克力,看了西区故事,吃了晚饭,喝了【略微过量】的黄油啤酒,在,二月十四号。
至于詹姆……
“不不不Pads我只想跟她做朋友……”
“歇菜吧你,领结还我。”
“不还,埃文斯给我打的。”
“滚。”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