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大概是有关打台球进白球的段子一个?

“下一杆,搓一下,底袋。”
James打台球有个毛病,总把自己下一杆要打什么讲出来。
说实话这是个特别招人讨厌的毛病,但他自己就是意识不到。
Sirius坐在旁边,看着他把下巴抵近球杆,架杆的右手手心稍稍拱起,瞄准,左手轻轻一推。
球落袋时的声音轻得像一声叹息。
花球还剩最后两个,全色……只进了两个。
“这个……白的回得有点不够啊……算了翻中袋。”
对手翻了个白眼。
Sirius为了藏住笑,一仰脖灌了自己一个Shot。
啪!
这次力道很足,白球触了两次边,慢慢停住,与最后一个花球和左边的底袋停成了一条直线。
对手的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Sirius赶紧又闷了两个Shot。
“看这回白球回得怎么样了……走你!”
啪,最后一个花球落袋。
“………停。………好,的。”
James看着白球停住,笑出一口白牙。
“Pads来!给我把黑八推进去!”
Sirius把手里的第六个Shot放下,站起来接过James的球杆。
“推不进怎么办,我可没你那准星。”
”怎么可能,这球五岁孩子都能进。”
“哦。”Sirius心想不就是拿白球撞个黑球,然后学着James的样子一推。
然而白球根本没碰到黑球,自顾自在边上一弹,转向……
“Pads……不……啊……完了。”
James话音刚落,白球滚进了底袋。
对手从凳子上站起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打黑进白算全输……六百四十美元……Pads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Sirius把裤子口袋拉出来,表示空的。
James深吸一口气:“那啥,我去旁边找个提款机。”

“我真不是故意的,伙计。”
“你你你,”James揪住Sirius的耳朵,装模作样地开始“控诉”:“布莱克家大少爷,过路的你们都看看啊!他溜冰像只软脚虾,滑雪摔进雪堆里,足球篮球排球只有被球砸的份,现在连个台球他都能进白球……他就是不让我把钱输干净他!不!罢!休!啊!”
Sirius哈哈大笑:“我这是……劫富济贫……”
“我现在都被你劫成贫了!你要怎么济我?”
“哦?”Sirius眯起眼:“你想要钱吗?我现在身无分文,波特先生,你不会得逞的。”
“……那就……以工代赈,标准的美国做法。”
“乐意效劳,James Franklin Roosevelt Potter先生。”
Sirius说着伸手揽住James的脖子,晃晃悠悠吻向他耳边。
这酒还真不赖,有点劲儿,Sirius想道,早知道应该给James也灌两口。
一边任James扳过自己的下巴,报复似的用舌头顶开自己牙关。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