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HP/孙世代/亲世代】Harry Potter and the Blessed Child 2

一棵木从树:

万万没想到,我也有双更的一天。


戳这里前一章:1


======




    2. 我给了我爸爸一个拥抱


 


泰迪有时候并不能搞清自己对于詹姆·波特究竟抱有一种怎样的感情。


实际上自从詹姆出生以来,这个混世魔王就一直在扰乱泰迪的生活。泰迪还记得詹姆刚出生不久的时候,他被安多米达带去教父家看这个新出生的小弟弟。他看见小小的詹姆躺在摇篮里,陷进一堆软绵绵的被子,咿咿呀呀地要金妮抱。他好奇地伸出小手去触碰小詹姆的手,满心觉得这小弟弟长得真好看啊简直就是个天使。


然而这就是泰迪对于詹姆唯一的温柔记忆了。因为几个月后,当詹姆长出第一颗牙齿,而泰迪还是伸手眨着眼睛去摸他的胖胳膊时,詹姆突然就张开小嘴,一口咬在了泰迪手上。


从此之后,泰迪有关詹姆的记忆就充满了惊喜和惊吓。而当詹姆大到可以把大粪蛋偷偷扔到自己父亲的盘子里时,泰迪就成了詹姆恶作剧最经常的受害者和同谋者。哪怕后来有了阿不思和莉莉,詹姆都还是一如既往地热衷于把自己爸爸的教子拉下水。


并不是说泰迪有多享受看着詹姆炸了波特家厨房还要自己替他背锅(哈利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任劳任怨地去修厨房了。但是金妮骂了泰迪一顿,说他不应该这么袒护詹姆那个小混蛋。)但是他记得有一次詹姆拽着他大半夜地偷骑了哈利和金妮的扫帚,他们几乎飞了大半个晚上,那天他看到了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银河。


而且时间长了,罩着詹姆(以及替他背锅)好像就成了他泰迪·卢平分内的义务。


就比如说现在,泰迪瞪眼看着詹姆消失在一片虚空中,连他的衣角都没抓住。他感到那种莫名其妙的责任又沉甸甸地压在自己肩头了。


泰迪心里很明白,此刻比较明智的做法应该是立刻去找哈利,把事情和盘托出,弄明白那个时间转换器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但他心里面总有种强烈的预感,告诉他詹姆并没有出事,自己需要做的,只是把他找回来而已。


大概是这种奇怪的预感作祟,又或许是他从来都是拍着胸脯跟詹姆保证“你的秘密在我这里是安全的”,总之泰迪鬼使神差地幻影移形到了自己教父的办公室外面,告诉哈利说金妮突然来找他了,然后成功偷走了一只和詹姆那只一模一样的时间转换器。


詹姆和他说过,时间转换器是他偶然发现的,藏在哈利书架后面的暗格里面,一共七个,看起来光洁如新。泰迪离开之前给哈利留了个魔法字条,如果两个小时之后他还没回来,字条会向哈利解释清楚一切。


他回到霍格沃茨,鉴于此时公共休息室和男生宿舍肯定已经挤满了学生,泰迪在湖边找了个不大起眼的地方,然后把金色的链子挂到了脖子上。


泰迪伸出一个指头,意识到自己的指尖正在因为激动而颤抖。他学着詹姆样子轻轻一碰计时器的边缘,看着计时器疯狂地旋转起来。他飞过白色的云和五彩的场景,直到秋天的霍格沃茨和平静的河水重新出现在眼前。


这个季节的霍格沃茨,傍晚的湖边已经鲜有乘凉的学生了。泰迪抚住胸口努力平息剧烈的心跳,然后随意把目光投向河边。


是的。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时刻,你越是想要平静,就越是会被打脸。就比如此刻,在已经暗淡的天光中,莱姆斯·卢平合起手中的大部头塞进背包里,然后随意一抬头,刚好和一个浅色头发的少年四目相对。而对方的表情,就好像刚刚在大晴天里遭受了雷击。


泰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定是停跳了,不然他不可能感觉那么疼。在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漫长的十秒钟内,泰迪不敢眨眼,生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觉。


泰迪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好吧这么说也许不大公平,毕竟他一岁之前还是有过父母的。但是那时候他太小了,以至于他的记忆中根本没能留下父母的影子。有时他会梦见唐克斯在他耳边轻轻哼着摇篮曲,但那也许只是自己的想象而已。


“那么……你是易容马格斯?”莱姆斯已经走到了泰迪跟前,并冲他露出友好的微笑。


泰迪这才意识到,因为过度激动,自己的头发已经变成了泡泡粉色。他赶紧把它们变回浅褐色,就像他平常的样子——他本可以选择其他发色的,但是他喜欢听别人说自己有多么的像莱姆斯。


这下莱姆斯的笑容就显得有些困惑了。“现在当我走近了——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和我长得真像呀。”


泰迪的心口一阵剧痛,涨在眼眶里面的泪水让他整个脑袋都酸涩起来。他的面前站着自己的父亲,比自己矮一点,大概和詹姆一般大,或者至多大一两岁。他看起来满足,快乐,是生活在爱的人中间,被爱的人会有的样子,完全不知道今后的人生会多么难过。


泰迪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也从不像詹姆那样喜欢谁就满世界地嚷嚷着我爱你。但是此刻他的手臂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他张开怀抱,毫不犹豫地拥抱了自己的父亲。


莱姆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但是也许是出于源自血液的信任,也许他只是太好了,好到不忍心拒绝一个陌生人的拥抱——他几乎是乖巧地把头靠在了泰迪的肩膀上。


 


泰迪没办法向莱姆斯解释自己的来历,更没办法解释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只是告诉莱姆斯自己的名字是泰迪。但是莱姆斯显然把他的语无伦次理解成了需要帮助,他温声安慰了泰迪两句,并告诉他不用着急,可以先跟自己回寝室,而他和他的朋友们都非常乐于助人。


于是泰迪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跟着莱姆斯一路走回了格兰芬多休息室,然后是男生宿舍。一路上莱姆斯一直以保护的姿态走在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泰迪前头,时不时回头冲他露出安慰的笑容。


然后他推开门——莱姆斯和泰迪瞪着小天狼星和詹姆。四个人都说不上到底是谁更惊讶一点。


然后小天狼星打破了沉默。


“看起来,你也捡了个人回来,月亮脸?”他笑起来,向莱姆斯指出正坐在詹姆床上的小詹姆。“真巧,我也捡了一个。他只说自己来自未来,剩下的就什么都不肯说了。可是,月亮脸你来说说看——这小屁孩长得也太像尖头叉子了吧!”


詹姆看到泰迪的样子仿佛见到了拯救世界的英雄,他冲过去就抱住了泰迪的胳膊,随即又觉得有些丢脸,赶紧轻咳一声站直了身子。


莱姆斯刚开口想要说话,然而小天狼星已经突然瞪圆了眼睛站了起来。“看在梅林的三层保暖三角内裤的份上,莱姆斯。我这儿有个缩小版的詹姆,你就找了个加长版的自己?”他走到莱姆斯面前带着戏剧性的表情拍了好友的肩膀。“很好,莱姆斯,你赢了。”


那么,如果说有什么能让此刻的场景更加精彩的话——


对莉莉·伊万斯表白第一万次失败的詹姆·波特推门走了进来,看上去像霜打了的曼德拉草。


在四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的注视下,我们可怜的尖头叉子先生生生愣在了原地。


五秒钟后,他伸手阻止了想要开口的小天狼星和莱姆斯。


“不。没有人能毁掉这一刻,我拒绝剧透。”他无比激动地把目光投向小詹姆,然后再投向泰迪,随即又看回小詹姆。泰迪可以发誓他一头鸟窝似的乱发都因为激动而颤抖了。


“你们分别是我和莱姆斯的儿子,对吗?”尖头叉子深吸一口气,骄傲地宣布了自己的推断,随即又塌下肩膀。


“可是,莱姆斯——你儿子竟然好像比我儿子大了十岁?”他哀嚎着倒在地板上。“你们都别说话,我不相信——难道我真的三十岁才能追到莉莉?”




------TBC-----




下章预告:我打断了我弟弟的中间名的鼻梁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