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HP/孙世代/亲世代】Harry Potter and the Blessed Child 1

一棵木从树:

感谢 @尖头叉子和大脚板 给我这个美丽的题目。


这是一个神奇的孙世代加亲世代的故事。


 


Warning:



  • 和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关系


  • 我对于被诅咒的孩子并没有什么怨念(假的


  • 别太认真,开心就好

     




  1. 我爹的教父差点打断我的鼻梁





看在梅林的三层保暖平角内裤的份儿上,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发誓,一开始他从哈利的办公室偷了个时间转换器出来,真的只是为了炫耀。


他把它偷偷藏起来,想着等弟弟也分到格兰芬多,就把它郑重地交到弟弟手里,表明从此你完全可以跟我混,老哥虽然只有三年级,但是绝对全霍格沃茨第一牛逼,甚至能搞到所有人都以为已经被炸光了的时间转换器。


但是这计划出了点差错。他觉得分院帽在弟弟的脑袋上坐了几乎一个世纪,等得都要睡着了,然后那愚蠢的,丑陋的,自以为是的帽子咧开嘴,喊出了——斯莱特林。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本以为自己从名到中间名到姓都是格兰芬多,但是现在,波特家,出了个斯莱特林。


其实如果摸着胸口说实话的话,詹姆对于弟弟的爱绝对可以战胜对斯莱特林的厌烦。他生在和平年代,对于那个惨绿色学院的讨厌与其说是基于合理理由的,不如说是一种本能。然而当分院仪式结束,他见到弟弟的第一面,嘲讽就一下子脱离他的大脑冲口而出。


“终于加入了那个头大如斗但是脑容量只有比比多味豆那么大的学院了?”他欠揍地冲弟弟咧嘴,一边觉得自己大概不应该这么刻薄。


他指望着弟弟愤怒,难过,或者直接跑掉,然后他就会追上去说这只是个玩笑你才三岁吗这都听不出来?


然而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似乎突然获得了之前的十一年从未掌握过的嘴炮技能。


“如果现在的格兰芬多都充满了你这样愚蠢而自以为是的自大狂,这学院我不进也罢!”阿不思确实气得红了鼻头,但是他狠狠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跑掉了。


詹姆愣在了原地足足三秒。


他绝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挺难过,但是他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回了公共休息室,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因为和阿不思的冷战,炫耀时间转换器的计划暂时搁置了。开学已经一周,詹姆的心情一直非常糟糕,而他的糟糕心情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格兰芬多开学一周就丢了不少分数,因为他为了调节心情变本加厉地违反校规。


而此刻他开心地觉得他的坏运气要结束了,因为当他吃过晚饭回到公共休息室,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看一本厚书的爱德华·莱姆斯·卢平。


“泰迪!!”他惊喜地冲过去一把夺下泰迪手中的书。“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以为你已经毕业了?”他扔下书伸手勾住泰迪的脖子,哪怕对方比自己高了将进一个头。“我以前真不知道你这么爱我。”


泰迪有点无奈地笑着,试图把詹姆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试了两下,然后放弃。“我来霍格沃茨是有公事,然后我觉得正好可以来看看维克托——”


“我不管!!你就是来看我的!!”


扮演了一星期“因为弟弟被分到斯莱特林而气到几乎心碎”的哥哥,詹姆终于见到了一个亲人——罗斯还是个小屁孩,她可不算数——詹姆觉得整个霍格沃茨的天都晴了。他突然想起一直被装在口袋里的时间转换器。阿不思啊阿不思,你是没有这个福气咯。


“为了回报你对我的爱,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詹姆当机立断,神秘兮兮地冲泰迪咧嘴。“快,不是这里。跟我回寝室。”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可以用自己全世界最炫酷的发型起誓,他真的不知道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计时器,随意扒拉一下,就疯狂地转个不停,还能带自己穿越时空。


只不过泰迪看了那时间转换器一眼,就说他曾经在魔法部见过被封存的时间转换器,而这个,看起来好像不大一样。金链子上面还套了几个金色的圆环,和计时器串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詹姆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就好像他偷了个冒牌货一样!于是他伸手一动这计时器,作势要证明给泰迪看这是个真货。


然后那玩意就疯狂旋转起来,他瞬间跌入了时间之海,周围的景色飞速变换。他试图呼喊泰迪的名字,然而并不能发出一点点声音。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当他的双脚重新触到坚实的土地,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他好像依然在自己的寝室里,面前是一模一样的四柱床,红色的帷幔被阳光照亮。然而接下来他发现泰迪不见了,房间的地板似乎更新,屋里的陈设也不大对。


下一秒,门开了。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和小天狼星·布莱克,四目相对。


十三年来的第一次,詹姆觉得自己突然就患了失语症。对面的男孩他从未见过,但是他十分确定自己在照片上见过他更年长一点的样子。那是自己爷爷奶奶结婚时的照片,小天狼星站在他们身边,穿礼服长袍的他看起来甚至比新郎还要英俊,骄傲的样子好像那是他自己的婚礼。


然而此刻可怜的小詹姆并没有时间来回忆照片上自己父亲的教父的笑容或是小时候哈利讲给他有关掠夺者的睡前故事。因为对面的小天狼星已经迈着长腿冲自己走来,一边露出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


“哦梅林啊,尖头叉子,别告诉我你的表白又——失败了!”他故意歪了头去端详詹姆——只不过不是他认为的那个詹姆——然后遗憾地摇着头举起了拳头。“这可是你说的,尖头叉子。如果这次再约不到伊万斯,就让我一拳打碎你帅气的鼻梁。有那么一秒我真的以为你今晚不会这么早回来了。”


在小天狼星的拳头距离自己的鼻子只剩大概半英寸的时候,詹姆一瞬间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大概是自己的爷爷和他最好的朋友之间某种奇怪的情趣。我装作打你,然后你也一定会在最后一秒躲开之类的。但是此时此刻小詹姆刚刚穿越了好几十年回到过去,还被认成了自己的爷爷,你不能指望他能在比一秒钟还短的时间内躲开自己亲爹的教父的完美的上勾拳。


于是砰地一声,詹姆二世被小天狼星一拳打倒在了詹姆一世的床上,捂着流血的鼻子疼得大叫。


这时候小天狼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认错人了。


“梅林的平角内裤啊,你不是詹姆。”小天狼星震惊地去掰自己的教子的儿子捂着流血鼻子的手。“你就好像是去年的他,明显短了一截!你把詹姆藏哪儿去了?”


他后退一步打量着小詹姆的脸,饶有兴趣的样子。“或者其实你是三年级的詹姆?”




 -----TBC------




就是看了那个舞台剧一时激动的产物,后面有多少不知道,大家先看着,开心就好!

评论

热度(200)

  1. 天雷阁一棵木从树 转载了此文字
    治愈到需要每天看看才能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