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HP/孙世代/亲世代】Harry Potter and the Blessed Child 3

上联:没心没肺没规矩,
下联:有情有义有担当,
横批:掠夺者们。

一棵木从树:

本章食用须知:



  • 斯内普粉也许会产生不适感


  • 鹿犬粉也许能够看出我夹带私货


  • 我知道我就算不写彼得也没人会怪我的但是我还是写了



阅读愉快!


     


3. 我打断了我弟弟的中间名的鼻梁


 


十三岁的小詹姆看着自己十五岁的爷爷生无可恋地躺在地上打滚,经历了他十三年人生中的第二次失语症。一方面,并不是所有小男孩都可以有机会见到只比自己大两岁的爷爷;另一方面,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爷爷并不需要等到三十岁才能追到自己的奶奶——然而如果有根魔杖抵在小詹姆脖子上逼他告诉自己的爷爷全部真相的话,他会发现后一个事实比前一个还要难以启齿。


可是很快,他发现他不需要挖空心思地去找表达自己心情的词汇了。门轻轻一响,彼得·佩特鲁推门走了进来。面前明显拥挤了一些的屋子吓得他差点没敢迈步。


一瞬间,突如其来的怒火席卷了小詹姆的理智。他噌的一下就从詹姆的床上跳了起来,举起拳头就冲彼得冲了过去。


——然后被泰迪一把抱住。


“你冷静点,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历史不是这样被改写的!”泰迪一边紧紧从背后抱住小詹姆,一边冲着他的耳朵低吼。


屋子里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彼得更是吓得差点夺门而逃。可是小詹姆不在乎。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爷爷和他最好的朋友,但是他们活在自己的名字里。从小詹姆还躺在襁褓里开始,掠夺者的故事就是他最爱的睡前故事。他爱着故事里面的掠夺者,活点地图是他最喜欢的宝贝,哪怕他从未有机会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一面。


第一次听哈利讲到彼得的背叛时,小詹姆问哈利还恨不恨他。他记得父亲冲他笑了,哪怕那个笑容看起来有点难过。他说彼得已经付出了代价,而且他也从未快乐过,更何况在马尔福家的地牢,如果没有彼得,哈利他们很可能就死掉了。


总之,他不怪他。


可是小詹姆并不是非常喜欢这个答案。小时候他觉得故事里面的坏人最后都应该被英雄消灭,而自己的爸爸就应该是那个英雄。


他抬起头,发现莱姆斯已经走到门口,安慰地揽住了彼得的肩膀,把他领进了房间。他突然泄气地意识到泰迪是对的——该死,泰迪几乎总是对的。他不能这样随意改变历史。何况就算他真的把彼得打了一顿,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他赌气地甩开泰迪的手,又砰的一声坐回了自己爷爷的床上。


泰迪带着歉意冲着掠夺者四个人露出一个笑容。“真是对不起,我想詹——他认错人了。”他回头冲着小詹姆眨眼睛,“是吧?”


这并不是个很让人信服的解释,但是詹姆突然大笑起来。“梅林的胡子啊莱姆斯!这男孩要不是你儿子,我就吃十斤弗洛伯毛虫给你看!”他站起来一屁股坐到小天狼星的床上去。“你还记得吧大脚板?那次我们把老鼻涕精胖揍了一顿,月亮脸和麦格教授解释的时候,脸上跟这个——?”


“泰迪。”泰迪赶紧自我介绍。


“——泰迪的表情一模一样!”


这下大家都笑了。在詹姆的指挥下六个人围坐成了一圈,开始玩起一个问答游戏。泰迪和小詹姆对于詹姆“你俩是我俩的儿子”的推断没承认也没否认,詹姆就当他们是默认了。


在座的六位全都是违反校规的一把好手(虽然泰迪和莱姆斯一般都是被拖下水的那个),适应力都好得过分。此时所有人都是一肚子疑问,于是詹姆把六个人分成“掠夺者组”和“小掠夺者组”,提出每组每次可以出一个代表提一个问题或者要求,一问一答,等价交换,谁也不亏。


然后他抬头,看到了泰迪一脸担忧。詹姆痛心疾首地捂脸。“我亲爱的泰迪,你不要一脸苦大仇深好不好?我知道什么天机不可泄露那一套,不会乱问问题的!”


泰迪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家排排坐,开始提问题。


他们猜了拳。表白失败的尖头叉子先生运气好的过分,全胜。于是他获得了问第一个问题的机会。


小詹姆感到爷爷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他会问什么问题呢?你叫什么名字?我和莉莉什么时候结的婚?伏地魔被打败了吗?英格兰队夺冠了吗?


可是詹姆的问题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小天狼星的儿子呢?或者女儿?你们怎么没在一起?”


小詹姆的心脏一下子被揪紧了。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泰迪,然后又赶紧转回来,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心虚。这是个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除非……他并不需要回答它?


当有些问题并没有办法回答的时候,那么就去回答另一些问题。这件事小詹姆四岁就学会了。就比如说,当哈利问他“扫帚棚为什么着火了?”而小詹姆明显不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就眨着眼睛可怜兮兮地承认一个错误:“对不起,爸爸,午饭的时候我往你的汤里面扔了一只狐媚子。”


然后,一般来说,哈利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想不起扫帚棚的事情了。


于是他转向小天狼星,神秘兮兮。“你会有个教子,而他会是拯救魔法界的英雄。我不能再说更多了小天狼星,你会知道的。”


小天狼星惊讶地笑了,他看起来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漂亮的灰眼睛里面有可爱的光。对于十五岁的他来说有个拯救世界的教子可是个大新闻,而这显然太重要了,他得意地挨个看了自己的朋友们,但是贴心地没有追问这个教子到底是谁。


小詹姆松了口气,现在轮到他问问题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能问些什么。他听着掠夺者的传奇故事长大,就算素未谋面,他也熟悉他们每一个人。


“我可以看看你们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吗?”最终他有点忐忑地提了个要求。


詹姆看起来非常惊讶。“我没给你看过?”他心里已经完全接受面前这男孩儿是自己亲儿子这个设定了,而小詹姆的问题让他满脑子都是自己驮着儿子满地跑的场面。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五年级就学会了阿尼玛格斯是不是吹牛的。”小詹姆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他突然被什么庞然大物扑倒了。小天狼星变的黑狗正热情地冲他喘气,还汪地叫了一声。他惊喜地把脸贴到大狗脖子的皮肤上,感到小天狼星爪子软软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皮毛温暖,心跳很快。


他抬起头,看见泰迪对面站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牡鹿,正摇头晃脑地炫耀自己的角。


本来这一切都是那么完美,直到莱姆斯笑容满面地往小詹姆手里塞了个软软的肉球。小詹姆一低头,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彼得变的老鼠正趴在自己手心里,怯生生地抬头看着他。他赶紧转头去寻求泰迪的帮助,然而此刻的泰迪被巨大的牡鹿缠住了,根本脱不开身。一个想法突然紧紧攫住了小詹姆:如果……如果他此刻一把捏死这只老鼠——这甚至没什么难度——是不是一切就会有个完满的结局?


这个想法让他浑身颤抖,一瞬间大汗淋漓。就在这个时候,出于小詹姆永远也不会理解的原因,彼得伸出爪子,讨好一样的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


他愣住了,随即为自己刚刚突然萌生的可怕想法而感到后怕。然后泰迪像救世主一样出现了,接过了他手里的灾星。


总之,问答游戏重新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点大汗淋漓。


这次提问的是莱姆斯。


“你们从未来来到这里,是出于意外对吗?”他的眉毛因为担忧微微皱起来。“那你们还能回得去吗?”


小詹姆扭头去看泰迪。在这样的角度下,他可以看到泰迪的眼圈突然红了。卢平家的人都是脑子里整天只装了别人吗?小詹姆带着不属于他年龄的悲天悯人这样想。


“可以的。”泰迪开口时听起来很平静,但是小詹姆知道他一点也不平静,其实也没那么确定。“但是我们只能——”


小詹姆明白他们不能呆太久,时间越长,他们扰乱时间线的可能性就越大。但是他真的还不舍得走,泰迪肯定也是一样。于是他祈求地冲泰迪眨眼。


泰迪有点无奈地赶紧别开目光。


“——只能呆到明天正午。”


掠夺者们纷纷遗憾地摇头,然后詹姆和小天狼星开始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能让小詹姆和泰迪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和精彩的半天。


轮到泰迪问问题了。


“刚刚我遇见你的时候……你在读什么书?”他问的是莱姆斯。这问题好像让此时此刻一群人中年龄最大的泰迪有点难为情,他的声音都有点哑了。


莱姆斯倒是完全没表现出惊讶。“阿尼马格斯可能遭遇的一百种危险情况。”他笑着耸耸肩。“有时候我会担心小天狼星不小心吃了自己或者詹姆被自己的角戳死什么的。彼得更是,霍格沃茨的猫太多了。”他看起来非常温柔。


小天狼星和詹姆全都带着点心虚地大声笑起来,小詹姆在心里暗暗猜测他们有多少次需要莱姆斯帮助他们逃脱违反校规的惩罚。


今晚所有人提出的问题似乎都有些出人意料,小天狼星也没例外。


“所以,詹姆到底有没有追到莉莉啊?”他漫不经心地把手臂勾到詹姆肩膀上,然后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小詹姆废了好大劲儿才没笑出声。他听说过自己的爷爷追求自己的奶奶时到底费了多大的功夫,但是他实在没想到詹姆的情感状况已经上升为掠夺者集体担心的人生大事了。他猜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剧透,毕竟就算他一本正经地告诉詹姆说他没追到,詹姆也并不可能就此放弃。


“追到了啊。”他笑出来,看着此刻比自己大两岁的爷爷抱着自己的朋友们欢呼起来。


 


后来他们又心照不宣地互相提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时间就接近了午夜。这时候詹姆神秘兮兮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了一张羊皮纸出来,宣称这是他们夜游时不被抓住的利器。


小詹姆的心猛的一跳,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卷羊皮纸。那是活点地图,只不过是一个明显更新的版本。在遥远的2017年,这张地图正静静藏在自己箱子的夹层里。


他得意地笑着说我见过它啊不过天机不可泄露,然后和泰迪一起凑过去看那张地图。


比起自己手里的版本,这张地图多少有那么点不同。少了一条密道,边界也不那么清晰。小詹姆忍住给自己的爷爷指出密道的强烈冲动,去询问他们今晚的冒险。


“其实我们没什么计划,”小天狼星漫不经心地打个哈欠,眯着眼睛趴到地图上去检查一个个墨点。“哪里有麻烦,哪里就有掠夺者。仅此而——等等?”他突然一下子精神起来,像一条嗅到敌人气味的猎犬。“老鼻涕精大半夜的还在教室里干什么?”


 


今晚的掠夺者有六个人,只不过在莱姆斯的要求下,泰迪和小詹姆藏在了詹姆的隐形衣下面。这稍微有点困难,因为泰迪比小詹姆高了一些,但是他很贴心地弯了一点腰,还在小詹姆的头顶撑起了一小片空间。


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冲着斯内普所在的教室进发,一路上小詹姆跟着自己的爷爷和自己爸爸的教父放飞想象力猜测了斯内普可能在进行的各种非法活动,激动地在脑海中模拟抓斯内普一个现行之后直接让他被开除的可能性。然而接下来小天狼星又不无遗憾地说,其实如果老鼻涕精被开除了,生活一定会少掉不少乐趣。真让他想一想的话,好像还有那么点舍不得。


詹姆大笑起来,吓坏了路过的幽灵。


大概是他们实在太高调了些,当他们接近那个教室的时候,地图上代表斯内普的黑点也快速移动了出来。


他们相遇在了门口。


哇,六对一——虽然在斯内普看来是四对一——小詹姆猜自己的爷爷也觉得他们会有点胜之不武,因为他突然有点愁苦地叹了口气。


“你在跟坩埚约会吗,鼻涕精?”詹姆飞快地拔出魔杖,对准了斯内普。“也对,应该只有坩埚愿意理你。其他人可受不了那么多油渍。”与此同时小天狼星一把推开空教室的门,走了进去。


莱姆斯没动,他看起来有点无奈,小詹姆猜测他并不是很享受眼前的场景,但他出于某种原因总是必须在场。彼得则一直有点担忧地盯着莱姆斯手里的地图,显然很害怕有其他人会出现。


斯内普眯起眼睛,脸上是非常明显的憎恶。他没时间去掏魔杖了,但是实际上看起来詹姆也对于在晚辈面前多打一也没什么兴趣。他只是有点期待地盯着教室的门。


片刻之后小天狼星出来了。


“教室里只有一只空坩埚。”他脸上的表情好像圣诞节被取消了,有点垂头丧气。


詹姆显然也很失望,但是他没放下魔杖。“听着,鼻涕精。这次是你走运,但是下次就不一定了。另外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离莉莉远一点。你连给她擦地板都不配。”


斯内普哼了一声,终于想到了反击。“很明显,伊万斯又一次拒绝了你,波特?”


詹姆一时没说话,显然被戳中了痛处。


詹姆的表情让斯内普有点得意,他大大扳回了一局,这大概很少见。“说真的,波特。伊万斯只是个泥巴——”


小詹姆发誓,就在前一秒,他还在因为多打一并且没抓住斯内普的把柄而感到有些尴尬。他听哈利讲过冥想盆中的那段记忆,暗地里还觉得女孩子让自己爷爷的脑子有点过分发热了。


然而在那个单词还没能被完整地拼出来的那一瞬间,小詹姆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怒火让他一瞬间失去了理智,泰迪没能拉住他。


其实当那个单词冲口而出的一瞬间,斯内普或许已经有些后悔了。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后悔的机会。斯内普只看到一个酷似詹姆的脑袋突然出现,接下来自己的鼻子就狠狠地挨了一拳,打得他眼前发黑。


小詹姆发誓他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他彻底拽下了隐形衣,准备打下第二拳——


然而突然红光一闪,斯内普面朝下狠狠栽倒了地上。


众人齐刷刷地扭头去看红光发出的方向。


小天狼星一脸无辜地举起魔杖。“为什么都那么看着我?你们指望我眼睁睁看着老鼻涕精打坏尖头叉子的儿子吗?”


 


莱姆斯用漂浮咒把斯内普运回了教室,担忧地提出他们应该把斯内普唤醒然后抹去他的记忆。然而詹姆和小天狼星都表示这根本没有必要。斯内普想象力再好也不可能猜得出打了他一拳的是谁,更何况他大概根本没什么想象力。


“那一拳太精彩了,”詹姆露出梦幻般的表情,他亲昵地伸手把小詹姆搂在了怀里。“我希望老鼻涕精可以铭记住那一刻。他大概会以为我有分身术吧。”


 


在莱姆斯和泰迪的催促下,大家哈欠连天的回到了宿舍,中途两次因为差点撞上麦格教授不得不绕道。詹姆提议他们可以玩一把噼啪爆炸牌,但是莱姆斯指着外面已经泛了鱼肚白的天空强迫所有人上床休息,哪怕只睡一个小时呢。


于是詹姆让了自己的床出来给泰迪和小詹姆,然后要求小天狼星让一半床给自己。爬上床的小詹姆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大真实。几十年后他睡的床曾经属于自己的爷爷,他的感觉就像回家。


“我觉得我肯定睡不着,泰迪。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


泰迪偷偷笑了笑,他故意没回答他。


半分钟后泰迪一转头,发现小詹姆已经睡着了。


----TBC----


话唠枞终于开始放飞自我了,对不起_(:з」∠)_


这章字数比前两章加起来还多= =

评论(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