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鹿犬/科幻AU】逃离地球表面 1-2

一棵木从树:

题目来自五月天同名歌曲,一个奇怪的(伪)科幻,一篇可爱的鹿犬(可爱这种事情不应该是别人来说么!


 


1.


 


西里斯·布莱克和詹姆·波特的第一次见面发生在一个极度无聊的地方:第一穹顶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集体餐厅。


全球性的核污染之后,人类就被集中在七个穹顶下过起了与外界完全绝缘的生活。资源一律限量分配,所以通常人们没权利抱怨自己盘子里的煮土豆太难吃。


西里斯坐在一个难看拥挤的集体餐厅里用属于他自己的银色刀叉优雅地吃着一整个土豆。


然后他对面突然冒出一个脑袋。


“嗨伙计,土豆好吃吗?”


西里斯把头抬到刚好可以看清对面男孩的脸但又能明显表现出“我懒得搭理你”表情的角度。对面是个头发乱得像被核弹炸过一样的明显精力过剩的男孩,他手里端着个脏兮兮的盘子,盘子里放了个被咬了一口的土豆。


西里斯沉默地低头优雅地切下一片土豆,然后放进嘴里。


“我认为你现在的反应传达出了你对土豆极度的热爱。”男孩热切地笑起来,“我是詹姆,詹姆·波特。”


看起来有些人就是无法读懂暗示啊?


“西里斯·布莱克。”忽略对方的计划没能成功实施,西里斯抬头,努力保持涵养。


“西里斯!”詹姆立刻就用一种旧世界里称呼自己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的语气叫起西里斯的名字。“你愿意去穹顶外面看看吗?”


 


西里斯一愣。就算詹姆真情实意地提出“西里斯,我们上床好吗”他都不会有现在这么惊讶。


离开穹顶是被穹顶政府明令禁止的。任何一个试图逃离穹顶的人只要被抓到都会立刻被枪杀。在资源极度匮乏的今天,逃离穹顶罪甚至是不需要审判的。警察被要求只用一颗子弹就得结束逃跑者的性命。


总之无论如何,这句话都不应该用和“土豆好吃吗”一样的语气讲出来。


一瞬间西里斯以为这个詹姆发现了什么,但下一秒这个推论就被西里斯自己否认了。只看一眼就知道詹姆是那种过于自信以至于有些令人讨厌的年轻人,如果是在旧世界,他搭讪马路对面的女孩子时,甚至很可能都还没看清楚女孩子头发的颜色。他不可能花太长时间观察西里斯这样一个陌生人,还能对自己的发现不动声色。


于是西里斯谨慎地又切了一片土豆。


“我猜你讲错了单词。”他轻声说。


“不,伙计。我没说错。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穹顶外面看看吗?”詹姆还是一脸热切的样子,甚至不怕死地提高了音调。


然后西里斯和詹姆第一次对视了。他看到这个脑子大概有毛病的男孩有一双意外温柔的浅褐色眼睛。


西里斯突然意识到他上一次和别人说“你好,我要一份土豆”以外的话,已经是大概一个月前了。


“你为什么想去穹顶外面?”没等大脑阻止,西里斯的嘴巴已经出卖了他的好奇心。


詹姆咧嘴笑起来。


  


2.


 


詹姆可以对着穹顶发誓,一开始他端着难吃的土豆去找西里斯搭讪,真的只是因为西里斯长得太好看了。


那天是穹顶一个温暖的春日,阳光的颜色像故事里旧世界女孩子金色的睫毛。詹姆知道微风和太阳都只是人工的造物,但他还是因为好天气而感到愉悦。


他特意步行一个小时换了一家餐厅吃饭,希望可以遇见一些有趣的人。然后他刚刚抓起土豆咬了一口,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用漂亮的餐刀切土豆的西里斯。


这男孩的家庭一定来自旧世界的英国,詹姆想。没有其他地方的人会这样切一整个圆溜溜的土豆,还跑到集体餐厅独自一人吃饭。


他穿一件纯白的T恤,坐在窗口,看起来似乎与世隔绝。詹姆立刻就把和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搭讪当做了自己的义务。


然而说出“你愿意去穹顶外面看看吗”这样的话,连詹姆自己都挺惊讶的。他干嘛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这种可以让自己当场被枪毙的话啊?只是因为对方拥有旧世界希腊美男子一样的侧脸吗?


接下来更令人惊讶的来了。这个漂亮得过分的叫西里斯的男孩子抬起头,一脸认真地问自己,你为什么想去穹顶外面。


 


詹姆的大脑一下子就停转了,他们对视了,而西里斯的眼睛里好像有碎掉的星星的尘埃。


“我觉得穹顶外面会有自由。”


詹姆鬼使神差地这样回答,然后下一秒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自己的脑袋是吃土豆吃坏了吗??西里斯又不是旧世界看多了幻想小说的女孩子,这种回答只会让对方觉得自己脑子有病(詹姆不知道的是西里斯从一开始就觉得他精神有问题了)。


然而西里斯愣住了。他缓慢地放下刀叉,用一块洁白的餐巾擦了嘴角,然后重新对上詹姆的目光。


“那么,詹姆·波特先生,我愿意加入你的冒险。”


詹姆手里的土豆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滚远了。


“你……啥?”


这情景就好像,你去搭讪一个女孩子,本来连要到电话号码都没指望,结果对方突然告诉你她可以和你上床。


西里斯的嘴角微微溜出一点笑容。“你没听错。你吃完了吗?如果吃完了,我愿意带你去看点东西。”


詹姆的大脑也许死机了,但他的手立刻扔掉盘子站了起来。


 


西里斯一向是一个凭直觉做事的人。比如说他最初萌生离家出走这个想法,就是因为他直觉上觉得布莱克家族已经成了一朵在慢慢腐烂的巨大蘑菇。他可不想变得又软又臭,于是他走了。


带詹姆回家是出于类似的直觉。他不了解詹姆,但詹姆身上的某种东西就像热辐射一样,温暖,而源源不断。西里斯承认他喜欢这种感觉,并因为这种感觉而不由自主地想要信任他。


但是詹姆就真的这样跟着他回家了,他确实有些惊讶。


他们走过略显冷清的街道,詹姆那双有点破旧的皮鞋啪嗒啪嗒敲击着地面,他愚蠢地坚持走在靠近马路的一边。西里斯带着点想要捉弄他的念头故意走得飞快,但是詹姆跟得很紧,像是害怕西里斯把他甩掉一样。


最后他们停在一条十分阴暗的小巷,木质的外楼梯看起来摇摇欲坠。西里斯作出一个邀请的姿势:“欢迎来到我的世外桃源,波特先生。”


詹姆对着一块虫蛀的木板瞪圆了眼睛。“哇……这实在是——”


“没想到我会住在这种地方?”


“——太酷了!”然而詹姆接下来的话让西里斯大跌眼镜。“这就像旧世界!到处都是怀旧而浪漫的气息!”


西里斯难以置信地带头走上楼梯。


穿过十分简易但是非常整洁的门厅,西里斯直接带着詹姆来到公寓后方的仓库。他熟练地拉开一个暗门,又捣鼓了几下,哗啦一声,暗门下面打开了另外一个暗门。


然后他退到后面,冲这个他认识还不到一小时的男孩挥挥手。


他满意地看见詹姆张大了嘴巴,像广场上丑陋的雕像一样定在了原地。


暗门下敞开的箱子里,是西里斯几个月来收集的所有家当。防辐射服装,呼吸面罩,太阳能收集器,几把锋利的刀,保温壶,压缩食品,还有一大堆装在瓶子里的药……这里面的百分之九十都是高级违禁品。


十秒钟之后詹姆眼睛放光表情梦幻地回头看西里斯。西里斯赶紧后退一步,他担心詹姆要突然扑过来吻他。


“天哪伙计,这实在是——”


他又一次戏剧性地停住了,西里斯意识到他已经开始习惯詹姆讲话的风格。


“你是我离开穹顶路上的天使!”


最后詹姆这样宣布。


西里斯忍不住笑了。


 


----TBC----




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想给 @尖头叉子和大脚板 交800字,但是写起来就没停住……不保证会有后续,但是如果有的话,应该有点长OTZ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