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掠夺者地图



星战AU
首先上设定以及再次提醒,我写作水平小学二年级没毕业。
如果是星战考据党请不要看,我星战已经快忘差不多了,里面各种设定肯定会有错的。
私设如山 OOC如海 注意防雷
把以上内容认真读三遍后如果还想看下去就不赖我了。


James船长,飞行员,机械师,能开着一艘破货船【改装过你懂得】逃脱帝国星舰。
Sirius大副,激光炮专业户,原力特别强,一言不合就开炸。
Remus医生,基本没他治不好的东西,除了他自己……
Peter领航员,知道内环外环所有能藏船能藏人能藏钱的地方。


1
James Potter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到底是哪根脑筋搭错线了才把这人救回船上的?!尤其是,在我还在被帝国的一群Tie翼战机追的情况下?!
James Potter狠狠揉了两把自己的头发,愤怒地关掉了底舱照明——救上来的那个人,确切地说,那“半个”人,需要体外循环机维持生命,而体外循环机是很耗电的,格里芬号的电机组功率不大,如果他不想失去船尾护盾,就只能努力节约用电了。
James Potter回到驾驶舱,看到格里芬号上的新乘客圆睁着眼睛,惊恐地环顾四周。
“……嗨,”James用自己认为最友好的语调问道:“你醒了?”
新乘客紧张地用力眨了一下眼,James觉得他是在表达“是的”。
“你感觉怎么样?”
新乘客张开嘴,努力地做着口型,但没有声音。
James突然意识到,气管切开使他失去了声带。
James低下身,和新乘客平齐。
“嗨,哥们儿,你感觉还好吗?还好的话就眨下眼,不好就眨两下。”
新乘客用力眨了一下。
“你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吗?我可以先把你送到内环星系的大医院,圣芒戈那种的……我觉得你的体外循环机得修一下了,我刚简单给你换了根管子,但是……”
新乘客用力眨了两下眼。
James皱起眉头。
“可是,我这艘船上没有你能用的营养液也没有呼吸机滤芯……而且你这台机器真的很耗电,我已经把所有的照明都关了,货仓的空调也……”
新乘客闭上眼睛。
James深吸一口气。
“没事!伙计!反正我已经给你弄这儿来了,总能给你找到办法的,这世上还没啥难得倒我……我叫Potter,James Potter,……等下,你能用触摸板吗?”
新乘客睁开眼,用力眨了一下。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笨!等下!”James从仪表盘上取下通讯触摸板,端到一个新乘客能比较舒服地摸到的位置。
新乘客慢慢打下了“Remus Lupin,不胜感激”。
“哎哎伙计,你别就感激上了啊,我还什么都没干呢……你家在哪?家里还有人吗?”
Remus按下“没有”。
James看着Remus苍白的脸。
“这样,Remy,我这船跑完这趟货也该大修了,你就先在这……我要是直接给你拿葡萄糖水里溶点复合维生素你能撑两天吗?我们只要到了科瑞连我应该就能给你找到营养液……”
Remus用力打下“没问题”。
James心想我得再表达一下友好,于是伸手轻轻揉了揉Remus的头发,结果发现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已经有了不少白发。
“Remy,我去看一下货仓,你别动啊,我马上就回来。”

Remus Lupin盯着格里芬号的天花板。
这明显是一艘运输船,从驾驶舱的构造就可以看出来,只有货船才会有这么逼仄的驾驶舱,挤满导航仪器,复杂的控制装置,甚至在副驾驶位子上还有全套的消防设备。
但是……为什么这艘船,还有台火控雷达在一闪一闪?
哦,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Remus Lupin叹口气,是啊,自己凭什么认为自己的不幸会从此终结呢?一个半机械改造人,靠体外循环、呼吸机、营养液、以及那一点可怜的,“总还是有人需要我吧”的希望维持着,自己想想都觉得这样的人生没什么意义。
但是,万一呢?
这个人,Potter,James Potter,并不知道自己是个医生(确切地说,是外环星系唯一被“特招”进帝国基地的医生),自己对他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而且显然在浪费他宝贵的电机功率,Remus有点不安地想道),但他却把自己从四个帝国军医(确切地说,是他的“监护人”们)手里救下来带上了船……
也许他是个好人?

James借着头灯的光摸下舷梯,从货仓冰柜里拿出一瓶葡萄糖注射液。
那家伙大概体重多少?这个量够不够啊?
算了先拿这些,不够再说。
James爬上舰桥,打开自己平时睡觉的隔间门,从床头柜里摸出一瓶复合维生素片塞进裤子口袋。
这简直是太恐怖了,James想,把人半机械化……连话都不能说!天哪,我要是只能靠触摸板说话,我估计三天就疯了……等等,他们给他装的机械臂显然是神经连接的啊,为什么不干脆给他装个神经连接的语音器呢?还有体外循环系统和外挂呼吸机难道不能整合一下吗?这样他就可以……
“正常走路和说话了!”James习惯性地一挥拳准备做个“进球”手势……
结果忘了自己的隔间空间显然不足,手腕跟床架狠狠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妈的!疼!”

James虽然手腕生疼,不过还是为自己天才的设想兴奋不已,轻快地小步跑回驾驶舱。
“嗨!Remy!我拿了这些……你看看能不能行?还有,Remy,你母语是外环通用语吗?“
Remus愣了一下,然后举起触摸板。
James弯下身一看,是写好的营养液配方。
“哇,漂亮,Remy!你是化学家吗?我对化学没什么耐心……要记的太多了……当年考试全靠临时突击……以及,嗯,团队合作,你懂的……”
James可以确定,Remus无声地笑了一下。
“Remy,我还是得问你,你母语是什么?”
Remus写下“外环通用和高地语”。
“那你是……让我猜猜,奥尔默特?萨丹?古利恩卡?……不是?你总不能是塔图因人吧?”
Remus眨了一下眼。
“天,塔图因……那可真够远的……”James配好一支营养液,很小心地注入Remus的插管里:“不过那边好像没什么特殊方言?有也是沙人才会说吧?我听说沙人有时候会袭击人……不过我跟一个沙人做过买卖,他们至少眼睛够尖的,一眼就挑上了我的补燃器……我告诉他我自己还得用,不卖,他就叽里哇啦喊了一大堆话,我也听不懂……”
Remus看着James蹲下身子,学沙人的姿势跳上跳下,无声地笑了。
雷达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点,科瑞连星系就在前面。


2
James喜欢科瑞连,这个星球不大,但是忙碌。
人多真好,James想道,这样没人会注意你,你只要带上足够的钱,几乎能搞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例如呼吸机滤芯。
James走进一家酒馆,轻车熟路地找到楼梯间,从一群拿着乐器的【】人中间穿过,小心地没让他们的腕足碰到自己的挎包。
“James!”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这是我的小吉米吗?”
“罗斯默塔夫人!”James笑着迎上去:“您可是一年比一年漂亮了!”
“就你嘴甜!”罗斯默塔笑着揽过James:“我的小吉米在哪儿发财啊?”
“哪有发财,跑运输混口饭吃。”
“跑运输多来钱啊,坐商不如游商啊……”罗斯默塔拉James坐下,招呼一边的一个图利克人女孩过来。
“小吉米要喝点儿什么?我请客了!”
“利亚吉帕果汁吧。”
“不来点酒?”
“不了,我待会还得开船呢。”
“你今儿个就走啊?好歹停一天啊?这是上哪儿的活啊跑这么急?”
“嗨,这回运的都是吃的,怕坏了不是……”James从图利克女孩手里接过果汁喝了一大口:“还是您这儿东西好喝!跟内环喝的都跟糖水儿兑的似的……”
罗斯默塔慈爱地揉了揉James的头发。
“好啦,又想找我要什么东西,快说吧,我可知道你,没事才不来瞧我这老太太呢……”

James拿着罗斯默塔夫人的字条,走进一条巷子。
“203……205……207!到了!”
James整了整衣服,按响了门铃。
“今天不营业!”一个沙哑的嗓子吼道。
“弗莱奇先生吗?”James降低了一点声调:“罗斯默塔夫人让我来找您,她说是为了那件订单的事。”
门里传来一阵似乎是挪动家具的声音,然后James听见了门链的响声。
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个浅色头发的脑袋:“先生,您就一个人……对吧?”
“是的。”James让开一点身子,让里面的人看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的巷子。
“……先,先生,您可以进来了。”里面的人用一种女孩似的尖细嗓音说道。

以他的身高而言,James可以说相当瘦,但这间店面即使是对他来说也明显太狭窄拥挤了,James看着身前浅色头发的男孩在货柜间走得飞快,心里暗暗奇怪这个明显比自己胖不少的伙计怎么能这么灵活。
“先生,我得说,”浅色头发的伙计带James到一处活板门前:“如今的生意是真不好做……”
“科瑞连的生意……也不好做?”
“不好做,先生!”浅色头发的伙计声音里几乎带着一点哭腔:“三天两头来收税,哪里有那么多钱可交?今天收了照明明天又收供暖,后天再交点什么建设费,这里一个月就算有十五万第纳尔的流水都不够他们收的……交不上就直接搬东西,这个月已经打坏两个橱窗了,都没有玻璃可补……弗莱奇先生是个有气性的,索性不开门了……”
James同情地拍了拍伙计的肩膀。
“哎,你们真是不容易……过一阵子帝国的监察官去别处了可能就好了?你们这毕竟是科瑞连啊……”
“谁知道,”伙计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一个冰柜门,戴上手套,从里面拿出四个瓶子:“营养液就这么多了,这瓶最大的是纯溶剂,我可以给您拿两瓶干粉回去自己配,只要按照说明书来,效果都是一样的……”
“行,这就不错。”James仔细检查了一下瓶口的密封条和瓶底的标贴:“你这还有……呼吸机滤芯吗?”
“您还要……滤芯?”伙计面露难色:“这东西现在市面上是真没有了……”
“那有什么替代品吗?实在不行你多给我点滤芯粉我自己回去做……”
“先生,就是因为滤芯粉现在成了专卖了,这边都没有了……”
“滤芯粉都专卖?”
“连无纺棉布都专卖了,先生。”
James皱起眉头:“那你们……”
“我们就是卖点儿存货了,先生,实话说弗莱奇先生要我留着这几只……”
James听出伙计要加价的意思,他也并不惊讶,毕竟在这件事上,伙计并没有说谎——如今的生意,真是不好做啊。

出门时James的包轻了不少——沉甸甸的第纳尔们换成了几个用布包好的瓶子和几个纸包。浅色头发的伙计看他给钱痛快,还送了他几样别的小东西,点头哈腰地送他出了门。
James看着头顶明亮的两个太阳(科瑞连以其美丽的双恒星系统而闻名),觉得自己心情简直好极了:顺利地买到了需要的东西;喝了罗斯默塔夫人的果汁(可不是那些内环酒馆里卖的香精勾兑的东西);雷达信号换了全新的一套,顺利地甩掉了那些该死的帝国战机(我是个天才);最重要的是,离预定交货时间还有整整一周,而下一站就是交货点……只有不到两天的路!这就是说——James在脑子里盘算着——我给自己省出了整整五天!再算上给宝贝儿(是的他叫他的船宝贝儿)大修的时间,那就至少是俩礼拜……我可以给Remus好好做一套发声装置,然后……
这是怎么回事?!
谁把我的底舱门开开了?!
不可能是Remy,他都走不出驾驶舱……
有贼!
James嗖地从上衣内袋里摸出一把激光枪,打开保险,微微弓下身,后背贴到舱门边,观察一下四周,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只电闪管,咬开安全圈,读秒,往舱门里一丢,看闪爆过后,端枪进舱,反手锁上了舱门。
想动我的货?我看你还嫩点儿!


3
“说!你是谁派来的?!贾巴?博卡坦?蒂亚戈福里奥?”底舱里,James用激光枪抵着一个曼达洛族武士打扮的人的喉咙:“都不是?那……卢修斯马尔福?!妈的!说话!不然我一枪崩了你!”
那人被绑在货架上,曼达洛头盔下露出几缕黑发。
“你要是一枪崩了我,我可就真的没法说话了。”那人用的是一种几乎挑衅的轻佻口气:“卢修斯马尔福?你还真会猜……”
James一把掀掉了那人的头盔。
“我不会猜,你不是曼达洛人,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我对你的货物不感兴趣,也无意伤害你或者你那个戴呼吸机的朋友,我只想搭你的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是一艘相当快的船,四联装发动机外带两级增压……她进光速大概不会超过十五秒?”
“八秒,最快七秒六二,她可是个好姑娘。”James把激光枪抵住那人的额头:“但是就像所有的好姑娘一样,她是有身价的。”
“我有钱。”那人平静地说:“我可以先付你一半定金,到了塔图因再付另一半。你开价多少?”
“六万第纳尔,现金。”
James心想这种漫天要价大概会让对方知难而退吧?
“先付三万?”那人似乎盘算了一下:“成交。”
James Potter狐疑地盯着绑在货架上的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真的……这么有钱?而且……长得这么好看?!
用“这么好看”只是因为James完全没时间动用自己那点有限的文学素养,如果他有时间好好看看面前的这人(至少不觉得他对自己的船是个威胁的话),他大概会形容那人的头发像格伦伊法令最好的绸缎,眼睛像阿尔德兰湖区薄暮中的寒星,鼻子的线条让人想起帝国大议会前的方尖碑,哦,最重要的是那种抿着两片薄嘴唇,似乎对自己的不利地位(这家伙被绑在货架上还被开了保险的激光枪顶着——James在脑内又提醒了自己一遍)毫不在意的神色,让他想起那些在垃圾场等待焚化的旧小说里仿佛无所不能的绝地武士。
“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那人几乎是懒洋洋地说道:“从你这船连个护壁板都没装来看,你大概半年才能赚六万第纳尔吧?我可是送你一笔开张吃半年的买卖……”
James惊异地看着一个包裹从地上慢慢浮起,在空中漂浮了一段以后落在自己脚边。
“等等,”James沉下脸:“我的宝贝儿马上要大修,至少要用一个礼拜,她的滤清器和电机组都要换,你知道换整套电机很费时间。而且Remy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跑长途,我建议你另请高明,毕竟这是科瑞连,你想找一艘快船很容易。”
“不,我不需要一艘快船。”那人的脸色也严肃起来:“我需要你的船,James Potter先生,由你这样的人开的船。”
James一惊,随后手指暗暗勾住了激光枪的扳机。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好人,我看得出来。”那人不慌不忙地解释着:“你那位睡着了的朋友应该不是你的固定船员,他体外循环机的插口规格跟你的船都对不上……但看得出,你把他照顾得相当好,照理说,你这样的人不应该给他提供庇护的……无意冒犯,只是他很明显是帝国的财产,而你……Potter先生,则明显是帝国……某种程度上……的威胁。”
James把枪口又抵紧了些。
“我只是个跑运输的。”
“不要自谦,Potter先生,你暗舱里的粮食足以救活一整个社区了……让我想想,艾克斯穆尔?那边刚遭了洪水……”
没等那人说完这句话,James反手一枪托击昏了他。


4
James瞪着被自己击昏的人。
妈的,这家伙绝对是个麻烦,他到底什么来头?!
等等,那家伙的包。
James对此前这个包自己从地面上浮起来印象深刻——现在的旅行包都能反重力遥控了吗?不对啊?遥控也总得有个什么装置啊?
James打开包翻了个底朝天。
奇怪了,这包根本没任何反重力装置或者控制组件啊?那家伙手被绑着,手上也没遥控器……他只是……盯着那个包看了好久……?
等有时间再慢慢研究这个包吧,James看着被他在地上摆了一排的那人的各种东西——几件衣服,钱,曼达洛人常用的多功能小刀和微型爆破装置……以及一个八音盒。
James打开八音盒,八音盒是老式的双开盖,里面的旋转台上有一艘小小的金色的“歼星者”,下面还有个小抽屉。
James打开抽屉,发现是一张卡片:
“送给Sirius,祝我们最可爱的小危险分子生日快乐。”
下面是一个签名,James震惊地发现他认识这个字体——他不会认错的——瘦长的A,反划的d和r——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Sirius Black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把竟然还算舒服的椅子上……确切地说,是James Potter的副驾驶座。
Sirius试着动了动。
“你最好别乱动,否则我直接十万伏特给你烤个全熟。”
Sirius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腕上的电击环——好吧,他不是吓唬人的。
“我更喜欢五分熟,”Sirius答道:“比较适合我的肉质。”
“Black先生,”James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有“威慑力”:“虽然我一向遵守星际公法和贸易联盟相应的人权法案,但你应该知道,一艘船的船长有权在情况必要时决定其船上成员和货物的去向。”
Sirius不置可否地听着。
“所以,根据我的判断,在送你到你的目的地之前,我需要确定你对这艘船是否是个威胁。”
Sirius挑起一边眉毛:“愿闻其详。”
“我想我们只要去见个人基本就能解决问题,”James开始在操作台上以惊人的速度按下各种按键:“坐稳了,安全带再看一下,我们要出光速了。”

Sirius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出光速”过程——可以感觉到这艘船直接翻了个跟斗,所有的机械装置都发出抗议声,几块仪表盘干脆直接蓝屏,更糟糕的是,就连船的舷窗也传来一些不祥的声响……
然而James Potter居然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你坐着别动,我去看下Remy的液压平衡罩。”
Sirius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抓住头顶的一根横杆,像荡秋千似的荡出了驾驶舱。
“你为什么不给驾驶舱也安个液压平衡罩?!”Sirius大喊,然而他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因为船又翻了个跟斗。
“没钱啊——再说我也不用平衡罩啊?”
Sirius几乎气结,转头看向窗外……
“James Potter!这是……小行星带!我们要撞进去了!!!”
“没事!还有十几秒呢!”
Sirius就那么看着飞船直直冲向小行星带——那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然后James又坐回驾驶座上了——天知道他怎么坐回来的——他大概在操控飞船——感觉飞船在减速了——小行星一颗颗从舷窗外飞速掠过
——
“……哦耶!!!”James一推主操纵杆,飞船从一颗看上去格外吓人的小行星下面钻过。
Sirius心想幸亏有安全带,要不然自己肯定已经拍在仪表板上了。
“好啦我们马上就到啦,”James满意地看着雷达屏幕上出现了各种目标:“我们慢慢降落,还能看看夕阳……这边虽然只有一颗恒星,不过夕阳景色不错。”
Sirius在心里把自己所有知道的关于恒星的诅咒复习了一遍。



评论(12)

热度(57)

  1. 阿尧的人生好难Nivalis雀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啊,超喜欢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