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掠夺者地图【我竟然更新了】

首先再次提醒,逻辑无能,剧情乱走,私设如山,OOC如海,星战背景错漏百出,写作水平小学二年级没毕业。

请把上面这段话读三遍,如果还想看下去,被雷到概不负责。

5
Sirius不得不承认的是,这里的夕阳景色的确很美。
这颗恒星显然已经度过了它暴躁的青年时代,散发出一种属于中年的温和的橘黄暖光,不很热也不很冷,这使得他们所在的这颗星球发展出了相当湿润的气候,植被高大,就连攀缘的藤本也能长到一人合抱。简易的港口依树而建,夕阳的暖色光照在树木的枝叶上,洒进枝叶的缝隙里,在散落在高大树冠间的降落平台上投下斑驳光影。
他们的飞船降落在一处简易平台上,James轻松地让它(以高速)滑进了一处隐藏在枝叶间的船库,然后冲着跳脚大喊的起降管理员(“Potter!你再敢拿这么个速度滑库我就拆了你的前护罩!”)抛了个飞吻。
Sirius决定先不要动——因为他晕得摸不到安全带搭扣——James看起来有点忙——他已经叫了几个人过来帮他那个带呼吸机的朋友下船,另有几个人在从底舱往外搬东西——Sirius从舷窗看出去——所有人见到James几乎都会拥抱他一下,包括一个蒙卡拉马里人——他试图用他短粗的鳍肢去够James的头发,后者配合地蹲下身,结果又被一个块头很大的诺图兰人直接从身后拦腰抱了起来。
“好了!好了!天哪!放我……下来!”James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本……本吉!快去叫老阿尔杰……”
“瞧瞧这是谁!James Potter!”一个年轻的拉桑人走过来:“你还敢叫老阿尔杰?你就不怕他再让你赔他的葡萄园?”
“……听……听着,我给老家伙带了份厚礼,我猜他这一回再也不会需要什么葡萄园啦……”James终于从高个子诺图兰人手里挣脱:“……或者他干脆决定把我的皮扒掉也有可能……”

Sirius不怎么喜欢拉桑人,尤其是他们的尖耳朵。让他想起年幼时家里一个尖耳朵的仆役,以及他向自己的女主人——我竟然还得叫那女人一声亲爱的妈妈,Sirius想道,这实在是种讽刺——低声“报告”时那种幸灾乐祸的神色。
然而现在Sirius也只能接受自己被这个叫本吉的拉桑人和一个手里拿着电击环遥控装置的James夹在中间的事实。

他们走过一条条由树木气根天然搭出的通道,最后来到一处房屋的天井。
“阿尔杰,”本吉走到天井中间的喷水池边:“James回来了,他说他给你带了一件让你再也不想向他讨债的东西……或者一件你见了就会想扒掉他的皮的东西。”
喷水池的水停了下来,水位慢慢落去,直到露出池底——池底是一处暗门,显然是由液压装置控制开闭——一个站在液压平台上,戴着旧共和国式兜帽的人从水平开启的暗门中升起。
“James Potter,我可不相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忘掉我那不幸的葡萄园,就算是纳布星女王的皇冠……”
然后他看着面前的三个年轻人,怔住了。
James看着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把手伸向Sirius的脸颊,又在半空中停住。
“Si……rius?是……Sirius吗?”
James看见Sirius因为惊讶而睁大的眼睛里竟然慢慢泛起了雾气:
“……是,是我,是我,小危险分子Sirius和大危险分子Alphard……总有一天会在走私犯、流氓和杂种的贼窝里……她确实……说对了……”
“对,她确实说对了……确实……”Alphard紧紧拥抱了自己的外甥:“……小危险分子和大危险分子……会在走私犯、流氓和杂种的贼窝里再见的……”

“我从前不相信奇迹,”Alphard从壁橱里拿出一套显然是特殊场合才用的雕花杯子给大家倒酒:“但我现在相信了,谁能想到,在十几个星系和一道几乎不可穿越的小行星带之外……我早该想到你们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就像原力的作用那样……相互吸引,无可抗拒!……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James你个小混蛋,竟然从来没告诉我……”
James心里暗暗叫苦:我总不能告诉您其实我跟您亲爱的外甥并不是哪门子朋友还一天之内把他打昏两次吧……
“我们也只是刚认识不久。”Sirius笑着把自己带着电击环的手藏到桌子下——James有那么一瞬间对他非常感激——“我们是在科瑞连认识的,他是个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飞行员。”
Alphard哈哈大笑:“论开飞船的技术,大概我见过的人里边这小混蛋还真能排上号儿!”
Benji也笑了:“他带你飞小行星带了吧?你没晕过去吧?”
“我确实晕过去了,两次,不过是在那之前。”Sirius看向James:“他显示出了惊人的操纵技术,尤其是在飞船已经满载,电机功率还只有一半能用的情况下……”
“说到电机功率,”James有点窘迫地挠了挠头:“我还有事儿得求您……您知道我的宝贝儿正好要大修,您能帮我弄套像样的电机组吗?现在的这套实在不够用……而且我船上插口规格可能也得换……最好是从帝国那几型战机上拆出来的,要不然'步行者'上的也成……”
“你为什么要战机上拆的啊?”Alphard皱起眉头:“我看你是又想玩点什么悬乎的……还有你凭什么上来就跟我要电机?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我凭……我凭他啊?”James一本正经地指向Sirius:“您看!全须全尾儿的!这么漂亮一大外甥我都给您找来了您不能给我找套电机吗?”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