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解宁:






"我们将在死亡的高墙上写满自由。"




前两日获悉,在北苑车祸中遇难的姑娘

她听音乐剧,看1789和法扎

她胸前别一朵三色花

她的侧脸很美

如同我们能在事故监控视频中看到的那样




谈到卡密·德穆兰时

她的眼睛里都是光




就是这样的姑娘

就是这样的人啊




无力地愤怒了

又低垂下头颅




为您献上橙树枝条

我们心中的橙树枝条

我们用它蘸满有腥味的水

在墙上写满自由




三色旌旗在风中猎猎

红是每一位圣女的血液,白是未染血的衣襟

蓝是海拉的死,普叙刻头顶的蝴蝶




“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然而我为您献上一支橙树枝条

用它蘸满有腥味的水




Sur tous les murs j'écrirai je le jure Liberté, chérie.




我们在死亡的墙上写满自由

我们在每一面墙上写满自由








解宁

5/11/2016


评论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