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掠夺者地图【7.5 】

【他们一切都好 是我目前灰暗的人生中最大的安慰】

“我们还得再绕点路,直接回去的话可能会被定位。”James打开一张全息星图:“这边的航线都不太好走的样子……你怎么还在抖啊你没发烧吧?”
裹着两床毯子的Sirius翻个白眼:“先生,请您看下这个室温计,上面显示摄氏零下三度,没有什么智能生物能在这种环境下保持应有的生理表现。”
“我觉得从你还能讲这么多话来看,这温度对你的生理表现没什么影响,”James没好气地把星图推到一边:“就咱们这点儿燃料能撑住发动机就不错了,你还想要恒温空调?要不要再给你个温泉浴缸啊,带泡泡的?”
James说着把自己身上的滑雪外套裹紧,然后钻出了驾驶舱。

留在驾驶舱里的Sirius看向星图。
按现在的方向来看,倒是真的不必担心被“帝国的破油桶”找到,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走在任何一条航线上。
Sirius相信James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毕竟作为一个“跑运输的”,没有不认路的道理,但在一整个星图上看不到一个自己认识的星系,还是让人感觉相当不安。
而且这个地方的温度也太低了。
Sirius看向舷窗,窗外是一片暗色的天幕,寂静而冰冷。
突然,Sirius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从舷窗外缓缓滑过。
一头深空鲸。
深空鲸是一种和海洋须鲸相似的生物,有硕大的身躯,凸起的眼睛和几条乌贼触手一样的长尾。平时毫无侵略性的它们在深空中游曳,但对于飞船而言,如果与它们的群落相遇,那事情可能变得很糟——深空鲸是一种家庭观念极强的生物,如果有任何生物(或者非生物)闯入它们的群落中间,并可能对它们的幼鲸造成威胁,那么等待闯入者的会是被卷入易燃气体漩涡,并被烧成一堆灰烬的命运。
Sirius趴到舷窗上,看那头深空鲸甩甩长尾,不慌不忙地游走。
果然是进入了最深的深空啊,Sirius想。

James再回来时手里端着两个杯子,嘴里还叼着一个小纸袋。
“你喝茶还是喝巧克力?”James张嘴,让叼着的纸袋落到驾驶座上(Sirius觉得他伸长脖子的样子很滑稽)。
“巧克力。”
“猜对了,要棉花糖吗?”
“要。”
“又猜对了。”James得意地递过那杯热巧克力,然后把纸袋丢进Sirius怀里:“自己放,别全放完啊,这东西贼贵。”
Sirius撕开纸袋倒了个底朝上, 然后看着眼睛几乎瞪出眼眶的James哈哈大笑:
“抱歉啊我手滑了……”
“没关系,祝你患上高血糖。”James咬牙切齿地说。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