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掠夺者地图【9】

掠夺者地图【9】

【老生常谈,请自备避雷针,一定多来几根,真的。】

“你们下回不能再这么干了。”Alphard又端出那套雕花杯子:“我敢保证现在整个银河系的赏金猎人都盯上你们了。”
“我是不会再这么干了。”James满不在乎地拉过桌布的一角擦了擦手:“因为已经不用再这么干了啊——我自己留两罐,给您两罐,这回我算是赔了您的葡萄园了吧?”
“算了吧,”Alphard摇头:“我可不敢收你这小混蛋的东西,谁知道后面有什么圈套等着我。”
“阿尔杰!你……”James知道他是开玩笑,干脆顺着演下去:“你居然叫我小混蛋,啊,我的心,它碎了……”说着就作势要往地下倒。
坐在一边的Sirius一边笑一边伸手去扶他,结果被他一拉,也从凳子上歪了下去,两人摔在地上,还在笑个不停。
“好了,”Alphard把两个年轻人从地上拉起来:“说正经的,James,你准备把这些罐子怎么办?”
“我留两罐,给您两罐,”James坐回椅子上:“波碧夫人那送一罐,剩下的送到……嗯,您知道,最需要的地方去。”
“我可以跟他去送,”Sirius说:“然后顺路去塔图因。”
“你要去塔图因?”Alphard看着自己的外甥:“你不……再住些日子?”
“安蒂在塔图因。”
“安多米达?!你找到她了?”
“我和她丈夫有联系,泰迪,”Sirius比划了一下:“那个托格鲁塔人,他们现在经营一个……湿气农场。”
“她过得怎么样?”Alphard急切地问:“塔图因……她还适应吗?那里那么干燥……”
“我想她过得不错,”Sirius笑着说:“要知道她可是唯一一个像你一样擅长建设而不是破坏的,农场当然难不倒她……哦,他们有孩子了,一个小女孩,听说长得……喔,比较像爸爸。”
Alphard皱起了眉头:“安蒂是个漂亮姑娘,可那个……泰迪?……安蒂生了个……托格鲁塔女孩?”
“托格鲁塔女孩应该很漂亮啊,除非你不喜欢斑纹,”James说:“我见过的都是大眼睛,腰身也跟图利克女孩一样细,而且她们天生感官特别灵敏,我听说旧共和国时候有个特厉害的女绝地就是托格鲁塔人……”
Alphard拿酒瓶的手在空中滞了一下。

接下来的四五天里,Sirius都过得十分舒心——每天睡在真正的床上(不是逼仄的舱室铺位!),窗子朝南,每天屋里都有足够的阳光,有时候跟Alphard或者Benji(Sirius现在已经很喜欢这个拉桑人了)去修剪修剪瓜藤,回来下两盘棋,顺便开一番James的玩笑。
“James你今天的脸色不错!机油抹得又黑又均匀!”
“闭嘴,Benji。”James头也不抬,继续在一堆零件和电线中间忙个不停。
“你在造什么呢?”Sirius低头看着那堆密密麻麻的电线。
“奇迹,我要造一个奇迹,”James在自己那条有很多口袋的背带裤上(Sirius发现他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有至少五六个口袋)抹了一把手:“我要让只能躺着的站起来。”

两天后Remus真的站了起来。
CC四世围着他转了两圈,发出满意的嘀嗒声,CD六世的机械臂仍然伸在空中,似乎准备随时托住他。
“既然能站起来,后面的就都好办了。”庞弗雷夫人伸手检查了一下辅助运动装置:“下一步给你做点儿恢复训练,巴克塔罐就不给你进了,肌肉还是自己恢复的好。”
Remus点头。
“看,我就说能用吧!”James兴奋地揉着自己的头发:“虽然粗糙了点儿……我们还得回去改改……”
“别揉了,你看看你的手。”Sirius好心地提醒道:“还有,没有'我们',我是不会帮忙的。”

然而那天晚上Sirius还是陪着James改零件到凌晨。
“哎,你都不困啊?”James摘掉焊接护目镜:“现在几点了……”
“两点十分。”
“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帮忙的……”James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在裤子上抹了两下手:“……谢谢啊,你真的……挺厉害的。”
Sirius耸耸肩:“我只是一直在帮你递东西而已,实话说我根本看不出你到底在做什么。”
“不是……我是说,就是,你在船上的时候,”James把一把扳手在手里转来转去,似乎在努力找着合适的措辞:“那种感觉,就像你已经在船上呆了一辈子似的,我原来觉得,带个机器人就够了,但是现在好的宇航机器人不是很好找,而且实话说我不太喜欢炮位上用机器人……它们能打很准,真的,但是没有那种……就是那种……灵活性?然后……其实一个人飞远途挺讨厌的,会养成自言自语的毛病……我是真没想到你是阿尔杰的亲外甥……然后你要是要去找安蒂……是叫安蒂吧?能有个地方安定下来挺好的,真的,我不是说你应该跟我上船……跑运输累,也容易赔钱,还睡不好觉……但是其实我可以把睡觉的舱位都……还可以给你多装个那种浴室,虽然不是真正的水,我觉得你挺爱干净的这点儿比我强多了……然后……”
“所以你就是想让我上船。”
James手里转着的扳手哐啷一声掉到地上。
“你提供什么岗位?炮位?检货员?”
“大,大副,你看,这船上只有……”
“很好,我接受这个岗位。下次可以直接说重点,我的船长。”
James的眼睛瞪得更大:“我……你……所以……我们应该现在……谈一下薪资待遇什么的?……但是……现在生意不好做你知道,我可能不能按周或者按月付……要不然干脆咱们每次就……对半分?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不知道……你看起来挺有钱的……所以你真的就这么答应了?你和阿尔杰商量过了吗?我是说……你真的不想经营农场吗……其实我觉得你应该陪陪老阿尔杰,他这么些年从来没提过他家里的事……我觉得他肯定很喜欢你,你看他都让你进他的葡萄园我每次进去都被他打出来……”
Sirius看着James说话时完全无意识地在空中比划的双手:“说重点。”
“……重点……就是说,你真的决定要当我的大副了?”
“是的,船长先生,您成功地看到了问题的本质。”
James愣了一下,然后扑过去一把抱住Sirius:
“我有大副啦!”
这下轮到Sirius愣在当场,被抱了足足半分钟,连带蹭了一身机油。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