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鹿犬】有关车子、房子、孩子的毫无意义的事(二)


【事先提醒】
如果是斯教授的粉丝,请不要看了。
【避雷针准备】

Sirius吸完最后一支烟,脱掉外套,换鞋,坐进驾驶座。
和大多数赛车手一样,Sirius也有几分迷信,例如一定要光脚穿那双已经发白的旧匡威开车——当然Sirius通常的解释是只有“合适得像你第二层皮肤”的鞋子才能在你踩踏板时提供“脚感”。
Sirius已经事先研究过了场地,在脑海里定下了几处要点,这里可以加速,那里可以超车,那里可以用来卡住后车……
嗖。
一辆灰色的Skyline从他旁边呼啸而过。
Sirius盯着那车看了一会儿,然后发动了自己的Stingray。

James跑完一个试车圈,兴高采烈地从车里出来,摘掉眼镜在裤子上抹了两下。
“Potter,”一个讥诮的声音响起:“雨胎?这么干的天气你用雨胎?你还怕轮胎不抓地吗?我以为你这么大的脑袋早就把它们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呢……哦,也对,你的脑袋空的像个气球……”
James深吸一口气:“把你那个恶心的大鼻子挪开,鼻涕精,否则等会我就给它撞进轮胎墙。”
“你忘了你上一次是怎么出局的了?”
“我很高兴再出局一次。”
“哦,多么自信,伟大的James Potter就要登上报纸的头条了。”
然后他坐进自己的车子,扬长而去。

“你要换雨胎?”
“对。”
“为什么?”
“James Potter换了雨胎。”

比赛进行到倒数第三圈,突然天降大雨。
James和Snape是唯二用了雨胎的。

Sirius正在心里暗自诅咒天气时,只见那辆灰色的Skyline超过自己,直追前面的一辆Impreza。
Sirius换档的一瞬间,他发现前面的Impreza竟翻出了跑道。
Sirius知道在这时不能突然减速,否则后车一定撞上自己,他故意让车子打了滑——车子几乎是以四十五度角掠过一段短短的直道,然后正好再调整一下车头入弯。那辆灰色的Skyline就在他身前。

James从广播里听见Frank翻车时下意识地瞧了眼后视镜。
这不对,Impreza设计上可是号称最平衡的车,Frank技术又挺好,不可能过个弯就……翻出去啊?
然而他没有时间多想,他需要保持领先,Snape要上来了。
James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档位不太对劲。
该死,James试着换档,然而毫无用处。
没事,James在脑海中安慰自己,只要卡住别让他超就行,没事。

Sirius简直恨不得把头上的天空扯掉。
雨太大了,Sirius觉得如果车子的雨刷器会讲话,现在应该已经在破口大骂。
Sirius知道自己的车子在打滑,他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他决定保持目前位置完赛,不再试图超过前面的Skyline——毕竟前六名都有奖金。
第一名的技术没话说,Sirius想,切线干净利落,入弯几乎全不减速,身后的灰色Skyline根本没有超车机会。只要坚持到最后,第一名基本稳赢。

James继续在脑海中安慰自己。
肯定只是挡杆卡住了,进最后一个弯前再试一次,应该没事。
可那是个无减速弯。脑后的一个小声音担忧道,你会……
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

Sirius看着前面的两车在最后一弯入口并排。
Sirius觉得不对劲。
照理说第一名不需要走这么冒险的线啊?提前换个档不就行了?没来得及?
算了,这个时候还是先担心自己为好。
该死的雨。

James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去他的,谁怕谁。
老子输给谁也不能输给鼻涕精。

Sirius看着第一名的车子以半个车身的优势力压Skyline冲线。
然而Skyline正常驶出去跑冷胎圈,而第一名的车子却直直冲出跑道,接着危险地甩了几层圆圈,扬起的湿沙打在车身上,底盘甚至擦出了火花。最后由于轮胎陷进沙子,车子才终于停下。驾驶员咳嗽着,费劲地把自己从车里挪出来,顶着雨摇摇晃晃走回跑道,然后身子一歪摔在路面上,泥水四溅。

Sirius愣住了,这不是那个叼着吸管做纵横填字的……
他看着几个人跑向驾驶员,把他从路面上拉到担架上,而他落在地上的眼镜被忘在了一边,镜腿弯成一个诡异的角度。
就像——刚才的那个弯道——
Sirius瞪大了眼睛,最后一块拼图归位了。
他的车一定是出问题了,而且绝对是大问题。
Sirius看着他被推上救护车,然后快步走过去捡起了落在地上的眼镜。
开一辆几乎不可能控制的车子在大雨中夺下方格旗,这简直让人想起那位车神塞纳……
不不不,上帝,Sirius觉得自己的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翻腾——他可不像塞纳,至少塞纳不戴眼镜,对,眼镜——我得修好这副眼镜,他想,把眼镜修好,眼镜的主人也就会好了……
赛车手的迷信,大家都理解的。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