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valis雀

把那些并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却曾真的填满过我的心的脑洞、小段子、小短文放在这里。
坚持以某叉子为一个中心,莉莉狗爹为两个基本点,讲政治守纪律顾大局。

掠夺者地图【7】【好吧我居然不干正事干这个……】

首先再次说明,逻辑无能,剧情乱走,私设如山,OOC如海,星战背景错漏百出,写作水平小学二年级没毕业。

请各位小天使自备避雷针。

7
Sirius从舱口看下去,洪水退却的艾克斯穆尔港陷在淤泥和建筑碎片中,几处用推土机清出的平地上有用白色颜料画成的圆圈,中心有个小十字——好的,目标确认。
Sirius从作绕圈飞行的飞船上推下第一个包裹(他这时很庆幸自己身上有安全带),然后集中精神,试图在飞船造成的气旋中控制包裹降落的方向和速度——他一直知道自己有一点奇怪的“隔空移物”能力,但通常是几本书或者几个茶杯,这么重的东西他并没尝试过——觉得天旋地转的Sirius把右手伸出舱口——好的,让它再慢一点——转个向——
第一个包裹成功地落在圆圈内,Sirius能看到下面几个人很快将包裹搬上一辆悬浮车,另有一个人在挥舞两面小旗,似乎是在指挥。
Sirius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一点旋转的感觉,于是推下第二个包裹——集中注意让它减速——再慢一点——控制方向——再往右一点——
包裹正正砸在白色十字中心。
下面挥旗的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显然非常激动地挥出一长串动作。
“行啊伙计!”James的声音从通讯音道里传来:“看见底下旗语了没?人家给你打了个'Perfect'!”
Sirius不懂旗语(鬼知道那家伙James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他突然觉得——甚至为此有点不好意思——非常自豪。

—————————————

Remus看着自己身边的两台医疗机器人。
天哪,他们是从哪弄来这两台老古董的?我还以为连沙人拾荒者都不会再想要一台FX-1了?
然后他看见从其中一台机器人锈迹斑斑的的“肚子”里伸出一只闪着钴蓝色光芒,显然不属于FX-1型的机械臂。
Remus惊异地张大了眼睛。
“机器不可貌相,”庞弗雷夫人的女中音响起:“这是CD,这是CC。”
“庞弗雷夫人,”Remus努力想让触摸板上的文字显得礼貌些(他已经从James那里得到了足够多的关于这位夫人“咆哮攻击”的信息,并且完全不想以身试法):“冒昧地问一句,这两位医疗机器人是特定的改进型号吗?”
“是的,”庞弗雷夫人从“CD”手里接过一本病历:“CD-D和CH-C是我们最早的两位医官,虽然他们是从……呃,回收场来的,但他们非常棒,救了很多人……然而并不能救他们自己。现在的每一代医官,都用的是他们两个的外壳,看这里,”庞弗雷夫人指向“CD”胸前的一小块玻璃片:“这里面是从CD二世到CD五世的主芯片,我们把它们封在这块玻璃里,提醒我们他们从前走过的路,也是我们自己走过的路……抱歉,我可能有点太怀旧了……总之,这是CD六世,2-1B型,CC四世,FX-7型。”
Remus尽力支起自己的上身,在触摸板上写下“遵照希波克拉底誓言,我愿为您服务”,然后向庞弗雷夫人敬了个礼。

—————————————

Sirius推下最后一个包裹,没费多少力气就让它落在了白圈中心的十字上。
果然是熟能生巧,Sirius想道,这是最后一个下货点了——等下,这个点儿没有人打旗语?我还想再要个Perfect呢!
但是Sirius显然没时间寻找他的Perfect,因为James毫无预兆地让飞船舱门砰地一声关上了,然后飞船开始加速——Sirius下意识地攥紧了安全带卡扣——接下来是一阵疯狂的颠簸和James愤怒的声音(Sirius不得不捂住耳朵):
“活见鬼!这帮该死的破油桶怎么跟伍基人身上的虱子一样!没事儿闲的就呼啦一下跑出来还甩都甩不掉……Sirius!把船尾护罩给我开开!”
“哪个是船尾护罩?”Sirius看着一堆错综复杂的电缆和一堆长得都差不多的扳钮大喊。
“主控制盒最右边!三个连一起的蓝的!你没开过船吗?!”
“我当然没开过!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十一岁就开着个破货船满天乱窜啊?!”
“十五岁!十一岁我在开赛艇!!还有不许说宝贝儿是破货船!!!”
Sirius伸手去够那个三连扳钮,但因为安全带绑得很紧,他够不到。
我不能松开安全带,Sirius想,我可不想像只浮力球一样在船舱里撞来撞去——好的,集中注意——不行,这个钮怎么这么个角度——
算了。
Sirius打开安全卡扣,整个身子向控制盒扑过去——他成功地扳下扳钮,然而代价是一头撞在控制盒的角上。
“好了!坐稳了!”James的声音传来:“我们这就进光速……推进器……妈的!”
“我能保证不像个浮力球滚来撞去就很不错了!”Sirius抱住一根看起来还算结实的管子喊道:“你前面是怎么回事!”
“光速推进器罢工!不算什么大事儿!相信我!”James吼道:“听着!等我数一二三,你就关掉船尾护罩!然后把艉炮都对准同一个方向!艉炮座位就在你边上!”
“我刚听你的给打开你现在又要关?!你怎么不自己来?!”Sirius大喊:“我从来没……”
然后他看着离自己最近的舷窗外已经一片火光。
好吧——Sirius深吸一口气,看了下自己需要跑的距离——好,就三四步——走着。
Sirius以前所未有的敏捷度关闭了船尾护罩,然后以最快速度坐进(用跌进可能更合适)艉炮座位——好吧,我来猜猜这东西怎么用——好像不难?——这个对准中间——这个也对准?按一下——
一道光束击中了一架TIE战机的前护罩。
好了我知道怎么用了,Sirius突然觉得有了自信——不就是坐在这儿瞄准吗,左,中,右,都朝一个方向——那就朝——那架最近的TIE战机的油箱?——抱歉啦,机师大人。
“Sirius?!”James喊道:“刚才那一下是你打的?!”
“很不幸,是的。”
“天才!”James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一点狂喜:“就这么干!再轰他一架!”
Sirius高兴地照做——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开始发热,而这种感觉竟然非常美妙——另一架TIE战机冒着烟歪向一边。
“漂亮!!!”James喊道:“好了!现在你把三门炮全集中到正前一点!不要管那堆破油桶了!把功率调到最大!别管电路过不过载!我数到三你就来个齐射!三……”
James说着让飞船向上翻了个跟斗,Sirius看见两架刚才正在逼近的TIE战机来不及转向,互相撞成了一团火球。
“二……”
火球在Sirius眼前越来越大。
“一!”
上帝保佑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Sirius想,然后双手拍下齐射按钮。
巨大的火球瞬间变成了深色天幕上的橘色光点,接着舷窗外变成一片明亮的条纹……是超光速,他们安全了。

【最后,弱弱地,不要脸地,说——】
【如果觉得还不错,跪求表扬!】
【如果觉得不好的话也跪求提意见!】
【因为作为新手码字,真的是有反馈才有动力……】
【用力比心】

评论(16)

热度(31)